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故事她為了得到喜歡的人朝自己身上潑熱水還

2019-05-25 10:36:14

我以為她要拿熱湯潑我,下意識的起身。

可是到底,我低估了陈婉婉的心计,我眼睁睁看着她把汤罐砸在自己身上,然后朝后跌倒。

“啊!!”

接下来,是陈婉婉拼尽全力的尖叫。

我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许长安冲进来,他看了我一眼后,一把将陈婉婉抱起来,坐在椅子上查看她的伤势。

我很想忽略他看向陈婉婉的那种怜惜,可是他都不带遮掩,我实在是忽略不了。

说他不爱陈婉婉,谁信呢…

“烫到哪里了?”

许长安说完,又马上吩咐佣人,“去拿烫伤膏过来。”

陈婉婉小声的哭了起来,她在抽泣里小声的开口:“胸口,长安,我的胸口好疼。”

许长安闻言,二话不说撕开陈婉婉的上衣,将她的性感亵服也脱下来。

她胸口的皮肤,烫红了一片。

许长安一直说我的胸不够大,我想陈婉婉这个,应该可以满足他了。

佣人拿过来烫伤膏,许长安亲身拿药涂在陈婉婉胸口。

我看着他白皙如玉的手掌,在陈婉婉胸上辗转,那一刻,如鲠在喉。

显得我挺多余的,我转身准备走。

我想走,陈婉婉却并不想放我走,她眼神黯淡无光的开口:

“长安,都是我不好。我看不见东西,才把汤罐打翻的,对不起啊长安,给你添麻烦了。”

许长安的手指一顿,他呼吸哑忍,像是在压抑着怒气。

隔了一会,他凶我:

“苏相思,你就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吗?!你这样是做什么,争风吃醋?!你能不能有一点教养!”

许长安将陈婉婉放在椅子上,他将自己的白衬衫脱下来,盖在陈婉婉身上。

我从小没有父母,被人说的最多的就是没教养,这是我的一个痛处。

我跟许长安在一起七年,他在清楚不过。

他故意这样说,无非就是要戳我的痛处,让我难受。

为了一个女人,他和我撕破情份。

我握拳,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杯滚烫的开水就泼在了我的胸口,我疼得闷哼了1声。

“我不会再纵容你,以后你伤她几分,我伤你几分。”

许长安将手里的玻璃杯摔在地上,有碎片划过我的裤脚。我抬眼,看见他光着上身,抱起椅子上的陈婉婉。

嗓音温柔,“我送你去医院。”

那女人披着他的白衬衫,被呵护的小心翼翼,我听见她的声音轻柔,在男人耳边软言微语。

“长安,你刚才做了什么,千万别伤害苏姐,真的是我自己不当心。”

我的眼中渐渐蓄起泪水,我想起那时候,我跟许长安最恩爱的时候。

我爱穿着他的白衬衫,在他跟前晃来晃去,霸道的宣誓主权。

“你的白衬衫,以后都被我承包了。”

“好,以后我的白衬衫只能你一个人穿,你这个…小妖精。”

那些话恍如还在耳边,可是我最爱的男人,他的白衬衫给了别人。

我扬手,将一桌饭菜挥在地上,“许长安,你他妈有种就放我走!否则,我见这女人一次,收拾她一次。”

许长安抱着陈婉婉转身,他带着滔天怒火的眼睛看着我。

本文作者:落尘文学官方(今日头条)Tags:小说

有人刚入选全明星就报销乔治断腿后逆袭最佳格里芬创生涯记录詹姆斯却上热搜美国网友嘲想要和火箭竞争马修斯的还有很多球队呢

路金波否认韩寒小三传闻:未来三十年内无离婚迹象-韩寒-路金波
第二批“双创”示范基地涵盖三大类近百家
史上最全,耗材两票制来袭,各省配送商遴选标准都在这儿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