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化

都市修仙主宰 第146章:捅了个大篓子

2019-12-09 15:52:27

都市修仙主宰 第146章:捅了个大篓子

“伍大师,该我们了!”

笑过之后,二哥霍成浩一脸期待的过来恭请伍长青。

众多名流也是纷纷侧目。

“伍大师要出手了。”

这些名流平日里被伍长青的大名耳濡目染,虽然今晚更关注鹿鸣,但也期待伍大师的表现。

“我本自在人,何处惹尘埃!”

“霍老爷子生前对我有恩,也罢,今夜为了霍老爷子,这师门的禁忌,我也只能触犯了,但愿不要折寿太多。”

伍长青经常出入名利场,已经是这些名流眼中宠儿,自然懂得如何营造声势,这一边摇头叹息,一面大义凛然的模样,让很多人肃然起敬

只有鹿鸣在冷笑。

他知道这伍长青想干什么。

跟张大师他们,还有鹿鸣不同,今晚这位港岛第一风水大师,并没有布置什么法坛。

事实上他也不擅长这些。

很干脆,伍长青走到霍老爷子病床前,大声吆喝:

“为我取一碗无根水来!”

马上就有人毕恭毕敬的捧来一个小碗。

已经败下阵来的张大师,暗暗好笑,这个港岛伍长青,果然喜欢装腔作势。

刚才还大义凛然,现在却露马脚了。

何为无根水?不就是未落地的雨水么,这东西如果没有提前精心策划,能说要就要?

伍长青将那碗无根水放在桌上,又伸手吆喝:“再取一把锋利的刀子来。”

果然马上有人为他递上刀子。

然后,伍长青当众做了一件令人发怵,又满心敬畏的事。

他在用刀割肉,割自己的肉。

“传说中,佛祖割肉喂鹰,今夜伍大师割肉救我父亲,大恩大德,请受我一拜!”

霍成浩也是个戏精,明明早知道伍长青会这么做,还故意感激涕零的上前跪拜行大礼。

霍杰明冷哼。

霍婉茹直翻白眼。

这家伙,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大孝子吗?

二人都没有跟着去跪拜伍长青,霍杰明是对鹿鸣胸有成竹,不相信伍长青能成功。霍婉茹则有点心灰意冷了,当不当孝女,她已无所谓。

伍长青割肉落到无根水里,似乎只是第一步。

随即,他取出一个盒子,小心翼翼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只金色的虫子。

那只金色虫子闻到碗里的血腥味,立刻飞了进去,顷刻间,就把碗里的无根水和血肉吃个精光。

而后虫子只是微微长胖而已。

伍长青用一双玉筷,夹起虫子,在旁人配合下,放进了霍老爷子口中。

“那是什么?”霍婉茹奇怪。

“如果老夫猜的没错,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风水蛊。”易大师惊呼道。

“想来正是风水蛊。”

吴方土若有所思,“我懂了,在我们玄门风水一脉,有古传秘法,能将一只蛊虫,养在风水局里,聚风水局精气喂养它,待到晚年,可用此蛊延年益寿。”

霍婉茹咂舌:“那伍大师为何还要割肉?”

张大师认真道:“风水蛊是门禁术,自己用都尚且要小心翼翼,倘若要转嫁,更是得付出代价,伍长青割肉喂蛊,就是要用这种血祭的方式,隔断他与那只风水蛊的恩怨,让风水蛊一心一意,转投霍老爷子。”

霍婉茹震惊:“这样老爷子是不是真的有救了?”

张大师不敢肯定道:“风水蛊是很高明的古法,想来应该……”

没等他说话,一道戏谑的声音,便将他打断。

“没用!”

鹿鸣在打击。

喂下霍老爷子风水蛊后,伍长青明显元气大损同济大学附属口腔医院
,听到这般打击,哪怕当着名流们的面,也是愠怒冷笑:

“我敬你师尊鹿前辈三分,而你却咄咄逼人,现在更是辱没我的心血付出,阁下太小心眼了。”

鹿鸣傲然道:“我不是小心眼,而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你以为老爷子将死非死,就能用救治残喘之人的古法,将老爷子那口气以风水蛊强行吊回来。”

“殊不知,霍老爷子弥留半年之久,阳寿已尽,只是魂还被强留在体内,应当用逆转阴阳之法力挽狂澜才有效。”

“你私下跟霍成浩达成共谋,等老爷子醒来让霍成浩继承家业,半数家财归你,你贪得无厌,可到头来,这只煞费半生心血养出来的风水蛊,怕是打水漂了!”

听到这番话戏弄之词,伍长青道貌岸然不再,脸色一僵。

再看那霍老爷子,刚才脸色明明恢复了些许红润,但转瞬间,又没了生气。

“啊……不!噗!”

伍长青惨声大叫,一口逆血仰天喷出,显然是怒急攻心,差点活活气死。

他的心血,白费了。

他想吞并霍家半数家财的野心,化为了泡影。

“还想吞我霍家半数家财,也不怕撑死你个老神棍!”

霍杰明站出来,棒打落水狗,奚落了一番,而后过来笑眯眯的招呼鹿鸣:

“鹿先生,现在只有你能救我父亲了。”

鹿鸣酝酿了一晚上,早已手痒难耐。

他走到法坛前,挥舞法剑,郎朗念咒:

“天门开,地门开,六寸阴土,九幽黄泉,归去来兮……”

他咒法一念出,在场伍长青、张大师等玄门中人,皆是脸色大变。

“借尸还魂法滨州治疗阳痿费用
!”

张大师浑身直冒冷汗。

“好你个鹿鸣,竟然连这种大逆不道,忤逆阴阳的禁术都敢滥用同济大学附属口腔医院
,你想害死我们吗?”

伍长青虽然吐了口血,但还醒着,见状怒然开喷。

周围众多名流人士,也是吓得纷纷后退。

他们虽然不懂,可“借尸还魂”这四个字,听起来,还是太吓人。

而且照伍大师、张大师他们的口气,用这种禁术,会招来危险。

鹿鸣却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和煦的笑着安慰众人:“大家放心,这虽然是禁术大庆治疗牛皮癣价格
,但鹿某准备充分,已经在霍家宅院周围,布下了封门锁魂阵,蒙蔽气机,不会有事的。”

他话音刚落——

楼阁周围,突然阴风阵阵,一道道包裹着狰狞面孔的黑气,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

与此同时,整个院子里的狗都在叫,猫儿上蹿下跳。

“怎么会这样?我的封门锁魂阵,难道不管用?”鹿鸣狐疑。

突然,他不经意抬头,看到了天上的星象,脸色剧变:“九星连珠的星光暗淡了,不好,我的封门锁魂阵要坏了,大家快跑!”

然而为时已晚,那些黑气,从窗户缝隙、烟囱,钻进了楼阁。

霎时间,周围光影一暗。

原本只有几十号名流的大厅,突然间变得无比拥挤。

但一半以上,都面色发青,笑容诡异。

“鬼啊!!!”

安静了数息,而后,沈云霞这个大明星,第一个发出了尖叫。

一片混乱,所有名流大腕,抱头逃窜。

然而那些冲出去的人,马上又从另一道门冲进来了,如此反复,像是陷入了一个死局中,走不出这栋楼。

“百鬼夜行,阴阳逆乱!不好,我们被结界困住了。”张大师悲呼。

“好你个鹿鸣,这下我们所有人都要跟你陪葬了。”伍长青气急败坏。

一群名流人士吓疯了,明知走不出去,还是继续不断往外跑。

林喜泰和苏菲两位老人家,被人群推的跌跌撞撞,突然失去了重心,一个趔趄往前扑了出去浙江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然而这时却有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前面,扶了二老一把。

“是哪个白痴,捅了这么大篓子!”

羽瞟了眼追在众人身后,蜂拥而来的游魂野鬼,皱了皱眉,二话不说,直接将刚炼好的玉镯取出,举了起来。

刹那间,百鬼嚎哭,颤栗逃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