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汉代酒店就有陪酒女郎常遭客人的性骚扰

2019-05-17 22:54:47

集会是假日的重要活动。集会就要饮酒,这在古代成为惯例。古人饮酒颇多讲求,如魏晋人饮酒讲究气氛,唐代人喝酒爱玩情调,宋代人则喜欢喝“花酒”。

汉朝酒店的“陪酒女郎”

中国早在先秦前街头已有酒馆。《鹖冠子·世兵》有“伊尹酒保,太公屠牛”之说,伊尹是夏代人,被视为“中华厨祖”。所谓“侍者”,就是店小二。

在汉朝,餐饮业很发达,酒馆经营者颇有创意,常把酒坛放在店前垒起的高台(垆)上做广告,垆前还站着“促销小姐”揽客,人们喜欢光顾街头酒馆。当年最有名的“促销小姐”,当是卓文君了。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记载,才子司马相如与美女卓文君私奔后,变卖了车马等物,在四川临邛开了个小酒馆,“文君当垆,相如涤器”,司马相如洗盘子,卓文君在店前的酒坛旁揽客。

汉代的酒馆为了吸引消费者,一般都会用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做服务员。汉乐府诗《陇西行》中就描述了一名“陪酒女郎”,此女长得相当漂亮,时称“好妇”,既陪酒,又赔笑:

“好妇出迎客,颜色正敷愉。伸腰再拜跪,问客平安不?请客北堂上,坐客毡氍毹。清白各异樽,酒上正华疏。酌酒持与客,客言主人持。却略再拜跪,然后持一杯。”

漂亮又热情的“女招待”,常遭到“性骚扰”。诗人辛延年的《羽林郎》,就记叙了霍将军的门人冯子都,仗势调笑当垆卖酒的美女胡姬。胡姬当时只有15岁,冯子都对胡姬动手动脚的,还送了面镜子给胡姬。

但胡姬不是那种马马虎虎的女孩,卖酒不卖身,结果当场翻脸,正告冯子都:“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

魏晋人饮酒讲究“气氛”

魏晋时期并非中国酒文化的繁盛期,由于时局多动荡,生产遭到破坏,酒禁一度极严厉。《魏书·刑法志》载,北魏文成帝太安四年(458年)曾规定“酿、沽、饮,皆斩之”。这只是一时之禁,更多的时候还是放开的。

魏晋人饮酒已不再是单纯的饮食行动,而是一种文化。有条件的人饮酒颇讲气氛,常常以歌舞助兴。曹植《箜篌引》就描绘了当时边饮酒边欣赏歌舞的场景:

“置酒高殿上,亲友从我游。中厨办丰膳,烹羊宰肥牛。奏筝何慷慨,齐瑟和且柔。阳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讴。乐引过3爵,缓带倾遮羞。”

那时大多王侯将相家中都养有艺妓,这些艺妓各有特长,专为客人演奏、舞蹈、陪酒。负责陪酒的艺妓,称为“酒妓”。赏歌舞,让酒妓陪饮,在贵族中间很流行。

曹魏时雒阳令郭珍居财巨亿,聚会经常安排数十名美女陪酒。魏文帝曹丕大开眼界,在《典论》描绘当时的情形说,那些美女“艳服饰,被罗縠,破之,袒裸其中,使进酒”。

晋武帝司马炎的母舅王恺,宴请必让家里的艺妓出场,《晋书·王导传》载,王恺“使美人行酒,以客饮不尽,辄杀之”。客人若没喝光,艺妓会遭杀身之祸。

酒还成为一种精神寄托,如嵇康、阮籍等文化名人,都希望从酒中寻觅精神家园。宋人叶梦得在《石林诗话》说,晋人多言饮酒,有至沉醉者,未必意真在于酒,盖方时艰难,人各怯祸,惟托于醉,可以粗远圆滑。这或许就叫借酒消愁吧!

唐朝人饮酒爱玩“情调”

唐朝的王侯将相、普通文人和布衣百姓,都爱光顾酒肆。刘禹锡《百花行》诗说:“长安百花时,风景宜轻薄。无人不沽酒,何处不闻乐。”长安城繁华热烈的东、西二市,酒肆林立,可谓是“酒吧一条街”。

中唐以后,酒肆开到了住宅小区“坊里”里,生意好得连皇宫都常派人来买酒。贞元二年(786年),宫里无酒,唐德宗李适便派人到街头酒店买酒喝。《资治通鉴》记载说:“时禁中不酿,命于坊市取酒为乐。”

而《开元天宝遗事》记载,从昭应县城(今临潼境内),到长安城东门数十里长的官道两旁,也开有许多小酒馆。行人可“量钱数多少饮之”,甚至“有施者与行人解之”。饮酒既方便又便宜,行人称之为“歇马杯”。

这些城郊酒肆,以渭城最负盛名。渭城在长安西郊,是通往西域和巴蜀的要道,送亲友远行多在渭城饯客,因此留下了大量诗句。其中以王维《渭城曲》最著名:“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唐人饮酒爱玩情调,所以,酒肆里,既有“陪酒小姐”,也有“女艺人”,有的直接把情人带到酒店里一起饮酒取乐,李白“妾劝新丰酒”、“君醉留妾家”诗句,就是这情况。

2三线城市亦如此,如建康(今南京)的酒肆里,便有“吴姬劝酒”;即便在边远的凉州(今甘肃武威),酒肆里也都有“陪酒小姐”,元稹《西凉伎》便称“楼下当垆称卓女,楼头伴客名莫愁”。

文人最爱去“酒家胡”。“酒家胡”是胡人所开的酒肆,请有胡地的女孩子做服务员,没钱饮酒可赊账。那些女孩子就是所谓的“胡姬”。胡姬貌美如花,比苏州出来的“吴姬”更有气质,她们有异域风情,有才有艺,温顺热忱,令文人为之神魂颠倒。

酒仙李白《前有樽酒行》为证:“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今不醉将安归?”

宋朝人喜欢喝“花酒”

宋人在酒文化中,搀杂进了更多的政治因素。从赵匡胤当皇帝起,酒便不是随意喝的,特别是赵匡胤的酒,虽然不是项羽的“鸿门宴”,但也多诡计。

建隆二年(961年)七月,赵匡胤在宫中宴请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等高级将领。酒兴正浓,赵匡胤陈述自己的苦衷后,称“尔曹何不释去兵权……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这是赵匡胤干的“杯酒释兵权”。

政治这么复杂,时人也很识趣,索性从酒中找乐。宋朝官场嗜酒者多,应该与此有直接关系。朝廷希望多取酒利,也鼓励酒消费,所以宋朝饮酒之风,与汉唐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各朝代人饮酒都喝出了时期特点,喝出了名堂,宋人也不例外。喝酒玩政治之外,宋人喜欢喝“花酒”,以妓佐酒。这在宋朝极为普遍,可谓“无妓不成席”,没妓女佐酒掉价。

严密《齐东野语》中记叙了一位名叫张功甫、爱喝酒的官宦子弟,其官至左司郎,饮酒娱乐很豪华,用当时的话来讲叫“奢侈”,其“园池声妓服玩之丽甲天下”。

当时朝廷乃至鼓励“以妓佐酒”,让妓女在酒肆招揽生意。王栐的《燕翼诒谋录》说:“新法既行,悉归于公,上散青苗钱于设厅,而置酒肆于谯门,民持钱而出者,诱之使饮,10费其二3矣。又恐其不顾也,则命娼女坐肆作乐以蛊惑之。”

所谓“蛊惑之”,就是用妓女来引导消费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