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欧文签约篮网数字时装秀搭起另一个商业平台服装媒体

2019-07-05 02:30:55

数字时装秀搭起另一个商业平台服装媒体

时尚业正随着互联的发展而不断变化,上时装发布会的视频———无论是同步播出,还是随后在品牌所有者的站或博客上播放———已变得司空见惯。友在上看到的通常不止是受邀人才能亲眼目睹的时装秀,而是络畅行的无限许可。 然而,今年春夏季的每场络时装秀场并不对每一位友开放。一个新成立的“数字时装秀”(Digital Fashion Shows)只针对精心挑选的媒体与零售商展示播放预先录制好的、没有观众参加的T型时装发布。 忙碌时尚业人士的福音 在最近几个季度,随着时尚品牌将时装发布实时转播给全球的粉丝和追随者,现场直播的T台秀已经为社交礼节所必需的。在前不久,迈克·科尔斯(Michael Kors)成为最新发布“所有人能获得”的时装发布数字体验的时尚品牌,表明了这种过去只向时尚和买手开放的行业活动,如何迅速成为最大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品牌建设工具。 但是当消费者正在欢庆他们找到了接近时装发布的新途径时,行业内的和零售主管却在抱怨超负荷的日程安排和无止境的行程。仅在2月举行的纽约时装周就有超过320个时装发布和表演,几乎比5年前增加了60%。 精英公共关系公司KCD发现目前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数字体验成果无法满足商家对商家的模式,于是前不久推出了“数字时装秀”(Digital Fashion Shows),这是一种新服务,意在让过度紧张的时尚和买手的生活更简单,这个站播出了普拉巴·高隆(Prabal Gurung)为日本服装制造及销售商恩瓦德(Onward Kashiyama)设计的首个品牌系列ICB。 这个用密码替代座位号、与数字公司康和律师事务所合作建立的业内仅有的平台,能让特邀嘉宾观赏提前录制的6分钟的T台秀(在便携式电脑上或智能上)。面料、印花和配饰的特写镜头,以及幕后的视频内容和设计师灵感,其他可下载的、可嵌入的、行业专业人员拥有的资料。虽然ICB品牌系列发布首播是时装周时间表上指定的时间,但也可以根据个人需要进行观看,这对有时差的国外来说更为方便。 在庆祝发布ICB品牌系列的鸡尾酒晚会上,恩瓦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kinori Baba告诉一美国媒体说,他预计50%的观众会录制节目以后观看,有时候是在发布会后几小时或几天。纽约时间上午11:30,当时装发布第一次现场直播时,在日本的大多数时尚和买手正熟睡,因为当地是凌晨1:30。 “太方便了!”在得知这次发布仅以数字形式出现后,美国的《Marie Claire》杂志便在推特上发了这条消息,而《女装》把这个平台称作税额过重的时尚专业人员在面对时尚周的后勤“恶梦”时的“一线希望”。伴随着巴黎时装周期间第二个仅以数字出现的时装发布,美国媒体访问了KCD的副总裁埃德·菲利珀斯基(Ed Filipowski),对这种新平台进行更多了解。 限制是为了更好的行业体验 问:让我们从头开始了解一下。什么是数字时装秀?这是怎样进行的? 埃德·菲利珀斯基(以下简称答):数字时装秀是一种新的创新平台,提供只能线观看的T台秀。时装系列需要提前拍摄和录制。这种平台提供所有的材料———时装发布录像、图片、化妆品、秀展体系,时尚、写手和零售商在评论、报道或有可能购买一个时装发布时需要这些材料。 受邀嘉宾都会得到一个用户名和密码。每次观看时装发布都在特定的时间开始,所以时装发布排在时装展的时间表里。一旦观影开始,用户可以在任何时候登录“数字时装秀”,观看时装发布并使用这个平台。登录后,所有有用的资源都可以下载、打印、上传,录像有广播的质量和络的质量;照片可以按高分辨率或低分辨率下载;秀演行程以PDF格式保存,可浏览和打印。所以不管你是平面、络还是电视制作者,所有的时装发布资源都有你需要的格式。 问:参加时装发布的体验真的可以在络上复制? 答:是的,但是我们绝不是要替代T台秀的现场体验。像表演一样,这种平台是呈现时装系列的另一种选择。我们坚定地认为,你们应当看看、体验我们的一些大客户,像马克·雅可布 (Marc Jacobs)或亚历山大·麦克奎恩(Alexander McQueen)品牌。这种形式对于不需要直播T台秀的时装系列来说非常合适。 问:与实体的T台秀相比,电子时装秀的费用怎么样? 答:费用远比一次普通表演要多,但是比T台秀要便宜。随着制作水平的变化,费用的变化也很大。 问:对于设计师而言,T台秀是最终的品牌建设工具,许多时尚品牌现在都为消费者观众现场转播他们的时装发布。你们为什么决定采用仅限行业的平台形式来推出“数字时装秀”?为什么不让消费者参加? 答:随着时尚业适应并接受了电子技术,整个行业非常关注如何延伸到消费者。作为一个公共关系公司,我们的工作重点是为媒体服务。有了“数字时装秀”,我们利用现有的电子工具让我们业内人士的工作更有效。但不是你所说的“不让消费者参加”,而是增强整个行业的体验,接着他们通过报道接近观众。 问:既然“数字时装秀”许诺让的生活更简单,那为什么品牌要接受这个平台? 答:这个平台让品牌得到了一个更大的观众群,这个群体不像实体场地一样有观众数量的局限,使得我们向国际的展示更简单,因为没有地域限制。随着络的不断出现,我们能容纳所有相关的站,每个人都平等就座。所有受邀参加“数字时装秀”的用户都有相同的观赏体验和享受同样的资源,在本行业这个方法是民主的。 此外从秀展制作的角度来说,各种品牌非常需要持续的直播秀展或表演,包括它们的度假系列、早秋系列及副线品牌系列。 问:这个平台怎样与时俱进?我们能在未来的演出中看到什么新的东西吗? 答:在近期,我们工作重点上有一个明确的应用程序。我们还在为零售商探索非公开的数字表演,他们可以使用这个平台的元素。除了这个,数字世界正在不断改变,科技在进步,所以这个平台也会随着时间而改变。在我们看来,这个平台会根据这个行业不断变化的需求和期望而不断改进并调整。 相对封闭的时尚系统有待观察 通过本次对话,人们可以看到,在如今的世界,数字媒体让这个曾经封闭的时尚系统越来越透明,为流动时尚秀开发一个行业仅有的、密码保护的平台,这种决策一开始在人们看来太不可思议了。但随着对许多和买手的了解后,人们可以知道,随着每个季度的时尚日程中秀演越来越多,本行业的专业人员正在超负荷工作。在不同秀场间不停地跑动,这种负担就让时尚和买手完全精疲力尽。 仅有数字形式的秀展是否是解决方法?这依然有待观察。但是当KCD这样的前沿公共关系和活动制作公司做了一次尝试后,人们可以确信整个行业都在观看。KCD拥有高雅的秀展和一本大客户花名册,包括马克·雅可布和亚历山大·麦克奎恩这样的顶级姓名,KCD就是时装业最具影响力的机构之一。不用多说,人们的期望非常高。 “数字时装秀”是一个顺利有效的、单一的组织机构,为设计气派的、非常鲜明的体验设定了基调,这种体验以宽屏幕的形式出现。但这个省时的专业工具的目的,也是站完全试行的想法是,时尚秀展是一个娱乐场景。初次登场的ICB品牌系列秀演是一件实效的事情,其主要特征是在白色T台上行走的模特。随着相机从全长拍摄变成配饰的特写镜头,这种体验就直接聚焦在衣服上,以足够的清晰度传达细节和织物的细微差别,还有显见的优势,让时尚和买手做笔记、标记他们最喜爱的打扮,下载静止的图像。就第一直觉而言,这个平台确实非常有希望。 虽然仅以电子形式发布的秀展不可能是主要时装展T台秀的替代物,这种秀展已经成为各种大大小小的时尚品牌不可或缺的品牌建设资产,但是品牌要通过“数字时装秀”以呈现他们的副线系列,还是很有潜力的。副线系列和早春、秋系列的不断增多已经让设计师、和买手感受到了不断增加的压力。虽然一些经济条件很好的国际品牌(最显着的是香奈儿)已经将早春、早秋系列变成轰动的品牌建设平台,但是对大多数时尚品牌而言,这些是更商业化的时装发布,更划算的、数字仅有的秀展似乎更有意义。 在现今困难的经济环境中,在活动场所花10万至20万美元以开展一项时装秀,那怕考虑了共享数字资产的增加值,许多时尚公司都要做艰难的决定。但是像菲利珀斯基所暗示的,通过与零售商合作将平台的版本改成舞台上非公开的数字秀展,并在产品马上要投放市场的时候发布,一些使用“数字时装秀”的品牌可能不久就能提高投资增加值。但是严格的、面向本行业的平台和内容对消费者观众有足够的魅力吗? 很明显,“数字时装秀”被视为一种商业工具,对象是本行业的专业人士。但在社区驱动的新企业模式的背景下(比如“社交销售规划”能让零售商在他们安排订购前就收集消费者偏好的直接信息,因而对于出售什么,能做出更好的决策),应当考虑这个问题:消费者参与(及其产生的有价值的数据)真的会马上被认为是任何一种行业主导的工具的重要成分吗?除了秀展录像、特写镜头、设计师灵感和其他资源,还有一个数字工具箱,让时尚和买手衡量消费者对具体商品的反应,而秀展整体上会让他们更好地完成工作。 消费者参与很有可能会让数字时尚秀成为更有效的行业工具,预示着商家-商家和商业-消费者可能是流动T台秀的两种结果。


商务部支付宝限额不利促销费
五一最受关注景区排行榜百家景区推特惠门票
尽管前景并不乐观黑莓又买了家安全服务公司
中学第二学期初中部工作计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