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完整版沈少霸宠婚妻全文在线阅读

2020-01-14 10:52:39

完整版—《沈少霸宠婚妻》—全文在线阅读,《沈少霸宠婚妻》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喻以歌沈湛,主要讲述了:她被父亲卖给一个债主,却错上他的床。 某人意味不明地看着她:女人,我的床不是那么好上的。 他宠她,护她,转身却和别人订婚。 她绝然转身,抱球离去。 多年后,某只萌萝莉扯着他的袖子:叔叔,你长得像我。 喻以歌:那不是你爹! 某总裁恨得咬牙切齿,开始没日没夜的宠妻行动:睡了那么多次,你不该负责吗? 做梦! 萌萝莉助攻:爹地,妈咪不乖,我帮你拐回家!

沈少霸宠婚妻小说试读:

累。

一种仿佛浑身骨头都被抽掉的无力感侵袭着喻以歌的身体,四肢酸软的几乎不受她的掌控,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柔软的云层里,虚浮茫然的找不到可以依托的重心。

怎么回事……

她不是刚刚下了戏吗?

下戏?喻以歌蓦的一惊,仓皇的睁开双眼,由于演对手戏的演员不太配合,三段戏份足足拖了喻以歌一整天时间,下戏的时候就已经是深夜了。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喻以歌惊愕的发现,她没有之后的任何记忆,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身体上的酸软影响到了思绪,让她连反应都变得迟钝。

室内一片漆黑,无论喻以歌怎么努力的睁大双眸,都看不清周遭的情形。

显然是有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出现了,冷静,现在必须要冷静。

喻以歌闭了闭眼,放缓了呼吸节奏,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她就听见了清晰的呼吸声,沉重的,仿佛压抑着某种汹涌情绪的呼吸。

“谁?”

在黑暗中的人似乎是被这个问题逗笑了,低沉喑哑的男声发出短促的轻嗤,喻以歌隐约从这个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熟悉,却又很快将那个猜测打消。

不会是他,不可能是那个人。

她无意识的蜷缩起手脚,却在下一刻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掌握上了她的脚踝,男人的动作带着不容抗衡的强横和粗暴,喻以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简短的惊呼,就被整个人拖拽到了床尾。

单薄的衣服随着拖拽的动作被向上推起,露出女人白皙紧致的小腹,极致的眩晕感在喻以歌的眼耳上蒙住一层薄雾,男人的手掌顺着她的小腿一路而上,略显粗粝的指尖挟带着沉重的力道,刮擦出一阵难忍的痛痒。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你最好放开我,否则我绝对要你好看!”

男人的手掌在她的腹部顿住,那里有一条将近两指长的疤痕,在女人光洁的肌肤上划出凹凸不平的痕迹。

眼见男人的手越来越肆无忌惮,喻以歌勉强弯曲起膝盖,重重的朝对方撞了上去。

膝头被人单手按住,双腿被撑开,喻以歌的脑子里彻底拉响了警报:“放开我!不然……”

“不然?”男人低哑的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怒气和情欲,“喻以歌,你能把我怎么样?”

算的上平静的语调落在喻以歌的耳朵里却像是炸雷一般,她瞪大双眸,突然开始不管不顾的挣扎:“沈湛,你放开我!”

竟然是沈湛,为什么是沈湛?!

室内的灯光倏地亮起,把男人俊挺的眉目彻底展露在喻以歌面前,他的唇角微微勾着,形成一个讽刺到极点的弧度:“原来你还记得我。”

沈湛抬手掐住喻以歌的下颌骨,带着明显的恶意:“我还以为这四年你伺候的人太多,我这个老主顾已经不在你眼里了。”

老主顾?

要不是时机不对,喻以歌险些惨笑出声,原来曾经的那一段往事,在沈湛的眼里,他只是她的老主顾?

喻以歌蓦的抬起手,狠狠的朝着男人俊美无俦的面庞抽了过去,却在即将落实的时候被沈湛抓住。

男人狭长的眸子危险的半阖着:“你想打我?”

“你都能绑架我了,我为什么不能打你?”喻以歌拼命的甩着胳膊,想把被钳制的手收回来,“滚开!”

女人似乎凛然无畏的态度和挺直的傲骨,彻底激出了沈湛的怒气。

他猛地把喻以歌掼倒在床上,连帮她脱衣服的兴致都没有,只是掀开女人的裙底,重重的欺身上前。

骤然的疼痛就像是敲在头顶的闷棍,喻以歌抑制不住的溢出痛呼,却在下一秒生生忍住。

她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

绝不!

熟悉的紧致让沈湛紧蹙的眉眼略略松开,他抬起头就迎上喻以歌愤恨的目光,沈湛的脊骨不明显的僵硬了一瞬,然后将手盖在女人的眸子上。

“这就是你对待客人的态度?”

喻以歌张开嘴,下唇有被她自己咬出来的清晰齿痕:“这是我对你的态度。”

“无所谓。”沈湛的动作渐渐失控,占有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是啊,无所谓。

反正她在沈湛面前,从来都是砧板上的鱼。

喻以歌恹恹的阖上双眸,长长的眼睫刷过沈湛的掌心,似乎挠到了男人心底。

大概是被她逃避的态度激怒了,沈湛冷着声音命令道:“睁开。”

喻以歌却像是没听见似的,一动不动的闭着眼,任凭男人怎么粗暴的动作,她都固执的合紧眸子,仿佛不直接面对这个男人,是她最后的底线。

“我让你睁开,听不见吗?”沈湛的手抵住喻以歌的下颚,强迫女人把头仰起,他沉下身体进入的更深,呼吸也顺势贴在了喻以歌耳边,“睁开眼看清楚,在上你的人是谁。”

喻以歌的挣扎陡然剧烈起来:“沈湛,你是不是有病?以你沈总的身份,想睡什么女人睡不到,为什么非得跟我过不去?”

她已经一退再退了,就不能放她一马吗?

“喻以歌,谁给你挑选客人的权力?”

“客人?”喻以歌惨然一笑,“就算你是客人吧,但我不乐意伺候行不行?”

男人动作不停,但出口的话却毫无停顿:“不行。”

他俯下身探出舌尖舔吻上喻以歌不断颤动的眼帘。

“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前提是,不要试图反抗我。”

身体的灼烫和蛮横的动作让喻以歌眼前发黑,她忍无可忍的睁开眼,笔直的对上男人狭长的眸子。

“沈湛,你让我觉得恶心。”

男人的身体猛然顿住,眸中流露出一闪而逝的痛楚,紧接着就是更加狂猛的占有。

恶心吗?

那就恶心个够!

“你逃不掉

后续精彩内容,点击下方关注我们,回复书名即可阅读

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
茌平县第二人民医院
长治男科医院
上海男科医院有哪些
山东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