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男孩为继承房产给奶奶下毒5岁儿童碰巧喝掉

2019-06-28 22:48:40

男孩为继承房产给奶奶下毒5岁儿童碰巧喝掉身亡

版权信息 如需转载,请您必须注明,信息来源《延边》

在房价高涨的首都北京,十几岁的中学生已经在为房焦虑了。当这种焦虑在吴晓军(化名)的心中郁积到无法解开时,他不计后果地买来亚硝酸钠下毒,企图成为祖父房产的继承人。然而,中毒身亡的竟然是与他毫无瓜葛的五岁男孩。

坐在看守所铁窗后面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穿着校服,说着标准普通话的男孩,他和我们在大街小巷遇到的那些刚刚放学、一边走一边吃着薯条的孩子们没什么两样。只是此时的他已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批准逮捕,失去了自由。

三个人一张床

也许,在人们的印象里,北京男孩是阳光开朗的代名词,他们享受着优质的城市资源、教育资源,他们无忧无虑地徜徉在皇城根下,夏日里到北海公园划船,就连冬天也不用闷在家里,欢乐谷乐园的冬季项目可谓应有尽有。

当这个叫吴晓军的男孩,告诉办案检察官他的童年时,颠覆了我们对北京男孩所有的想象。他在4月9日那天,经办案检察官安排,与母亲亲情会见时,反复叮嘱母亲的话,也让在场的人们十分心酸:“你住那儿?你和我爸还住那儿吗?你们要和他们搞好关系,我最怕他们轰你们出去。”

吴晓军的妈妈则是频频安慰:“我们还住那儿,我们知道搞好关系。你这次犯了大错了。你可一火箭输到倒数第3最佳经理主动为危局负责承认一大操作最失败定要好好悔改啊。”反复都是这几句话。看得出来,这并不是一个太有办法的妈妈。

男孩和他母亲所说的住处,是一套60平米的二居室当中的一居,一间8平米的房间。

而男孩担心轰父母出去的“他们”,是他的爷爷奶奶,老两口住在那套二居室中的另外一间卧室里。

男孩从小在那间8平米的屋子里长大,和他先天残疾的父亲母亲住在一起。这间屋子虽然仅有8平方米,但装下了一台电视机、一张书桌、一个衣柜,还有一张双人床。一家三口,都在这张床上睡觉。现在,吴晓军的个子已经长到一米八了,没办法,还是和父母挤在这一张床上。

谁来扛起家庭

他最早担忧的是流离失所,失去这一间他住了18年的房间。

吴晓军告诉检察官,第南京不老仙妈羡慕嫉妒恨一次感觉到可能会被赶出去,是在他读初中的时候。

1995年出生的吴晓军,从北京一所着名的小学升初中的那一年,是2008年。就是那一年,他家所在的地区房价涨至1平米1.5万元左右。“有一天,奶奶对我爸说,你们自己出去找房!”吴晓军第一次看到爸爸哭了。

也是这个时候,读了初中有了一定思考力的他,开始把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串联起来。

“爷爷奶奶对我的关爱和喜欢,好像是很少的。”虽然同在一所房子居住,但爷爷奶奶与吴晓军一家三口,从来都是分开做饭、分开吃饭的。吴晓军从懂事起,就是这样,他说“因为习惯所以没有什么疑问”,但这一次爷爷奶奶“要赶走我们”,让他前前后后联系起来一想,他很肯定地觉察到自己家十分不对劲。他琢磨着这种不对劲,也许与爷爷要轰走他们有关。

就在这段时间,他得知了一个秘密:这个奶奶,不是自己的亲奶奶。

2008年至今,吴晓军的爸爸妈妈试图申请一套保障房。这是一个残疾人组合的家庭,男主人和女主人都部分丧失了劳动能力。吴晓军回忆,申请保障房子那年,他们的家庭收入是符合政策标准的。但是政府复核的时候,在汽修厂当喷漆工的父亲涨了一点工资,家庭年收入超标了,申请就这么黄了。

保障房没有资格,商品房又买不起,老实巴交的一家三口,继续寄居在那间8平米的房间里。

住那里?就只有这一个选择。怎么也要守住这间屋子。不然,全家就要流落街头了。吴晓军就在这种焦虑里,读完了初中,考上了技校,一天天地长大成人了。

在学校里,他的人缘不好不坏,关系好的同学有那么几个。他们请他到家里做客,到了同学们家里动辄150平米以上的大房子里,吴晓军心里五味杂陈了,有同学还问他:吴晓军,你家有我家大吗?

吴晓军告诉检察官,他当时淡淡一笑,对同学说:差不多,没你家大。吴晓军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同学来过自己的家。

此时,因为房子而焦虑的人,可不止吴晓军一个,在那间8平米的小房间里,吴晓军和爸爸妈妈共同关注着电视里那些与房子有关的纠纷。

给奶奶下毒

“爷爷只喝啤酒,奶奶只喝露露”,吴晓军说,我用零用钱买来纸包装的露露饮料下毒,肯定不会伤到我爷爷。

亚硝酸钠中毒可导致死亡。可亚硝酸钠是化工产品,到那里去买?吴晓军上搜到一个地方,他坐着公交车到了售货点,告诉老板:“我是技校的学生,学校里做实验的亚硝酸钠被我弄洒了,我买它赔给实验室。”

把一箱露露饮料下毒之后,他自己先喝了一瓶试试看,拉了肚子,但没呕吐。奶奶饮用后出现腹泻和呕吐,以为是感冒并未多想。在随后吴晓军生病住院期间,奶奶把那箱自己只喝了一瓶的露露给了吴晓军。此时的吴晓军,已经没有了当初下毒时的勇气,躺在病床上的他,查找了解故意杀人、投毒等一系列罪名的构成和刑期之后,越想越怕。

于是,吴晓军开始一点点地销毁那一箱露露饮料。吴晓军说,他不敢整箱扔掉,而是每天往马桶里倒两罐,让爷爷奶奶感觉是他喝掉的。

因为共用洗手间,这样的处理方式也有风险和不便。后来,吴晓军也就两罐两罐地扔到楼外的垃圾桶了。最后一次,他让母亲把剩下的几瓶全扔掉了。小镇的宁静就是这几瓶,被拾荒人捡走后,送给了垃圾站的夫妇,这对夫妇唯一的男孩喝掉一瓶后,抢救无效死亡。

检察官认为,吴晓军为继承爷爷的房产,产生杀害奶奶的念头,使用注射过亚硝酸钠的饮料赠送给奶奶饮用,奶奶喝了一瓶后出现呕吐腹泻症状但无生命危险,证明吴晓军具有故意杀人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但系未遂。此后,吴晓军陆续将饮料丢弃在垃圾桶,主观上,吴晓军不希望有人饮用其注射过亚硝酸钠的饮料,可以排除其主观上有投放危险物质的故意,但其明知饮料中含有有毒成分,在丢弃时应该预见可能会有人捡拾饮用而没有预见,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客观上,吴晓军将有毒物质放置到垃圾桶,属于公共场所范围,对不特定的人的健康和生命产生威胁,出现有人捡拾饮用致死的结果,其行为危害公共安全且造成严重后果,符合过失投放危险物质罪的构成要件。

目前吴晓军已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过失投放危险物质罪被批准逮捕。吴晓军案社会调查报告牵头人、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董磊明对说,吴晓军是大城市里面处在社会底层家庭的孩子一个典型的代表。他成长过程中面临的不利因素,具有一定的社会研究价值。

分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