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丹城重影 第十四章 微蓝湖蜜月之二 钓到一条大鱼

2019-10-11 16:17:49

丹城重影 第十四章 微蓝湖蜜月之二 钓到一条大鱼

雷凯军説:“是的,望湖乡人,或者説我父亲是本地人。我们家是农民出身,只不过我父亲不太热衷于耕田种地,他喜欢搞政治活动,表现积极,后来就当了官了。可是我没有继承他,我不喜欢当官,我喜欢干diǎn——自己的事情。我甚至有diǎn喜欢土地,同样是搞种植养殖,我想搞diǎn花样出来。于是前两年我租了望湖乡的这块地方,签了30年合同。”

雷凯军用手指着四周,“这地方好啊!我请人看过,这地方有水,风水好!离国道近,离丹城也近。以后我把农庄的内容再搞丰富些,把左边的山坡搞成果园,右边的山坡搞成植物公园,那边还有一片草地,我想引进一批新疆的羊、东北的梅花鹿来,怎么样?我的规划不错吧!”他説得滔滔不绝,话里夹满了很多的得意和自豪。

马远南由衷地赞美:“非常不错!宏图远大啊!”

雷凯军説:“可惜这儿没温泉,不然的话我想搞个更大的度假村,建五星级宾馆,那就更有气魄了。”他又指着不远处湖边的几排房子説:“现在只能是搞几套客房。很多客人来这里吃吃饭,玩玩牌,然后住上一晚,我得给他们配套。也有来钓鱼的,也有带情人来玩的,呵呵,我这儿安全啊!”説完他看了谷青一眼,马上又补充一句:“不过嫂子你放心,远南要是带情人来,我恕不接待。”

谷青説:“他的事我才不管呢!”

马远南表白説:“我哪有情人啊!老婆这么好!我要来就来吃饭,吃你们的农家菜。”

雷凯军説:“哎,来吃饭就对了。我这里不仅是农家菜,还有野味。什么野鸡野兔野猪肉,还有穿山甲都有,这些都是从西边的山里弄来的。”他手指着湖面,“这湖里还有王八,野生的,味道跟城里的绝对不一样。”

马远南的喉结移动了一下,他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咕噜”声。

丹凤眼拿着两根三米多长的手竿返回来了,她对雷总説都安排好了。雷凯军让丹凤眼陪谷青去钓会儿鱼。谷青説她不会钓鱼,从来没钓过。雷凯军説那就更要试试钓鱼的乐趣了,古人説钓翁之意不在鱼,在山水之间也。谷青纳闷,好像説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难道后面还有一句?雷凯军説道理是一样的。马远南告诉谷青,只要浮漂往下沉,你就起竿。

亭子旁的湖边有一颗大柳树,柳树下有两张椅子,是专门为钓翁准备的。

马远南和雷凯军站在亭子的栏杆边看着她俩。

丹凤眼在水中撒了一些打窝的杂粮,又帮谷青调好鱼线。她在鱼钩上串两粒嫩玉米粒作鱼饵,将鱼钩甩出去,然后两人坐回椅子上,一边説着话一边恭候着鱼儿上钩。

这会儿是下午三diǎn多钟,阳光开始西斜,湖面波光粼粼。

马远南和雷凯军回到桌前,继续喝茶聊天。

马远南对雷凯军的一件事情特别不理解,高中毕业时,全班的同学都在准备高考,唯有雷凯军一个人早早的当兵去了。他这一走,就再没有了消息,马远南与他失去了联系。

雷凯军告诉他,他从xiǎo有当将军的远大抱负,那就必须先去当兵。他想在部队找个机会去考军校,结果没机会,他连班长也没当上,在部队混了四年就回来了。回来后,通过他爸的关系进了市文化局。他不喜欢文化局的工作,再説一个高中文化的人怎么能干文化局呢!他自己觉得惭愧,于是干脆停薪留职下海了。不过在文化局的那两年也不是没收获,他读了个函大,把文凭补上了。

“我的经历很复杂,三天三夜也説不完。”雷凯军掏出一盒万宝路香烟递给马远南,马远南摆手表示不会。

雷凯军自己diǎn着一支,嘴里喷出一口烟,説:“那时下海做生意好像只要有胆量就行,根本没有考虑后果。不过我的运气真的不错。”

“你做什么生意?”

“钢材。”

“钢材?能赚钱吗?”

“你还记得吧!有几年国家搞大开发大建设,钢材水泥煤炭都是紧俏物质。我好不容易搞到了两千吨钢材指标,就在我要出手时,结果钢材提价了,天助我呀!一夜之间我成了暴发户。”他得意地笑了两声,又吸一口烟。“这也是我的第一桶金。有了钱,后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真的不简单!”

“你呢?説説你的故事。”雷凯军转移了话题。

“跟你比起来,我的故事不值得一提啊!毕业后我进了一家还不错的国企,一直干到现在。等待加薪、等待升职。”马远南回想着,这些年来他干的事情就是朝九晚五,按部就班,感觉自己已经吊死在这棵树上了。

雷凯军説:“进了好单位的人,患得患失,都有后顾之忧。我要是拉你出来干,你有决心吗?”

马远南心理xiǎo动了一下,正想问个仔细,这时就听见柳树下两个女人大声叫喊了起来。原来是谷青钓到鱼了,她们俩都拉不上来,急得直喊快去帮忙。

雷凯军和马远南赶到柳树下。雷凯军接过鱼竿説:“不能硬拉,可能是条大家伙。”

看得出这条鱼不肯轻易就范,仗着力气大,作着死里逃生的挣扎。

“不会是个大王八吧!”谷青瞎猜。

马远南説:“不可能!王八没这么大的脾气。”

丹凤眼笑着説:“可能是条大草鱼,这湖里草鱼多。”

几个人全神贯注地观看着,看雷凯军一会儿收竿,一会儿放竿,来来回回地与鱼周旋,直到把鱼整得精疲力尽,才把它拖上岸来。

好家伙!原来是一条十几斤重的大草鱼,这会儿累得不停地张嘴直喘气。它一定挺不服输的,自己这么大的个头,居然也被弄上岸来了。

谷青第一次钓鱼就钓到了这么个大家伙,不由得兴奋。

雷凯军説:“美女钓鱼就是不一样,知道什么叫沉鱼落雁了吧!这鱼够沉的吧!”

谷青格格地笑,乐得説不出话来。

马远南却想,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这同学不仅会钓鱼,看来也是个“钓”美眉的高手。

包头白斑疯医院
鸡西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苏州性病
包头白癜病医院
鸡西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