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道尊战魂 第七百零九章 吓人

2019-10-12 19:08:14

道尊战魂 第七百零九章 吓人

当耳边传来阵阵喧哗,云战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步入繁华的街道中了。

望着身边不断走过的来来回回的陌生面孔,云战没有过多的理会,因为这些人的实力大多数都只在战圣的层次,所以实难让云战对他们提起任何的兴趣。

连日的赶路征战让得云战有些疲惫不堪,因此他决定找个地方暂时歇歇脚,喝上一顿小酒,在美美的睡上一觉,倒是件挺不错的事儿。

打定主意,云战便是朝着一个非常气派的酒楼中走去。

这时正逢落日,所以酒楼中几乎全场客满,只有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还闲着一张不大的桌子。

云战信步走过喧闹的人群,缓缓的向着那个不起眼的地方走去。但却不知为何,在云战走过一些人群的时候,很多人都停止了大声的喧哗,并用那不友善的目光看着云战的道袍以及他背后背着的那杆黑色长枪,想来在此刻,一些人已经从云战的装束中认出了他的身份。

当云战坐定后,一个小二走了上来,客气的朝着云战点了点头,等着他的吩咐。

“十斤酱牛肉,百坛女儿红,再给我找间上房,这是赏你的。”说着,云战将一大定金叶子抛给了店小二。

“百坛…女儿红,客官,你能喝得下吗,我们家的酒可是非常纯的,你别吃醉了才好。”说着,店小二还朝着云战眨动了一下眼睛,那意思像是在提醒云战,这屋子里的客人可都不是善茬,别因为吃醉了酒而招到了打劫。

“呵呵,无妨,小哥只管去准备就好,我的酒量很好,喝不醉的。”对于小二的提醒,云战心知肚明他是好意,但区区一些战圣级别的小人物,还真就没入得云战的法眼,当然,若是他们想找死的话,云战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那好吧,客官你稍等,我这就去为你准备,”见云战并没有听从自己的建议,小二惋惜的摇头走开了。

见此,云战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只是对四面八方充满敌意的目光,云战发出了一声极度不屑的冷哼。

听着云战那刺耳的冷哼,一些自认为有点实力的武者当即怒发冲冠,看待云战的眼神中瞬间布满了无穷的杀机,甚至一些武者将手也是缓缓的摸在了身后的兵刃之上,一副高度戒备的神情,为下一刻的出手做好了准备。

可是这种戒备看在云战的眼里,却是那般的讽刺,只听他道:“一群魔族不入流的爪牙,也敢在道爷面前嚣张,别他妈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别逼我出手,因为我出手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害怕,你们若是认为可以承受的了,大可以试试看,哼。”

云战的话嚣张而跋扈,冷目四射之间,无穷的杀机释放全场,所有人在接触那如电般的目光后,都是不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小子,你太狂了,别以为你是玄门中人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我鬼头大刀韩飞就偏偏不信这个邪,倒要领教一下玄门高手的实力。”这时,一个彪悍的大汉拍案而起,朝着云战说道。

“呵呵,满足你。”话落,就见一道封天震地的战气脱世而出,瞬间便是笼罩了全场,那一股气势的威压缓缓扫过众人,顿时让得所有人都是无法动弹。

紧接着,就见刚刚站立而起的那个大汉面色苍白且汗如雨下,浑身的骨节也是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眼看着巨大的骨头支出了皮肉之外。

“我说过,别逼我出手,你会承受不了。”云战阴冷的声音配合着那彪虎大汉骨头碎裂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瘆人。

“扑通。”终于,在云战的话音落下之后,彪虎大汉的庞大身躯也是应声而倒

,看他口鼻流血,浑身骨头全部支出在皮肤之外,显然,他已经活不成了,只是微弱的声音,还在那里发出荡人心魄的惨叫。

最后,云战的目光再次的扫过一一众人,淡淡的道:“我现在饿了,不想再看到死人的惨状影响我的食欲,把他抬出去,不然你们都得死。”

完后就见两人快步而出,将地上的彪虎大汉抬了出去,这时,全场一片寂静无声,他们全都被云战的威势给镇住了。

此刻,他们再也不敢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云战,因为这个煞星和传说中的一样那么猛,玄门罗飞,果然名不虚传。

“很好,你们的表情很让我满意,因此我决定放过你们,又或者可以说,我实在不愿意杀你们,因为你们…太弱了,不值得我杀。”云战摇了摇头,轻狂至极的说道。

尽管云战的话听在众人的耳中是那般的刺耳,甚至是侮辱,但是却也没有人敢再强出头了,原因只有一个,在见识了云战的手段之后,他们不想和那个多嘴的大汉一样,在无声无息间悄然死去,因为面前这个人的实力简直太可怕了,可怕到让他们在没有勇气出手。

这一幕,可被躲在后厨里的小二看了个清清楚楚,先前因为看云战顺眼才好心的多提醒了几句,这时他才明白,自己刚刚的话是那么的幼稚,原来这个长相俊朗的年轻人才是狠人,人家只是深藏不露而已。

想到这里,突然店小二却是怔住了,因为从云战的造型以及那霸道的出手来看,让店小二瞬间想到了一个人,玄门,罗飞。

话说近段时间以来,玄门罗飞的战绩可谓是无人不知,那独行万里秒败一切异族之战魔的惊人事迹,已被一些前来吃酒的客人传的神乎其神,名头一时无两。

“莫非是他…”店小二正在发呆之际,却不想一道声音的传来,打断了他对云战的窥视。

“小二,我要的酒菜还没有弄好吗,能不能快一点,我有些饿。”云战的声音隔空传来店小二的耳朵里。

“啊,来了,来了。”店小二慌忙的应了一声,便是端着手中的大托盘向着云战跑去。

“客官,你要的酒菜。”店小二将酒菜摆好后,又拿来了很多坛子的酒。

因为桌子太小难以摆得下百坛女儿红,所以店小二只好把一些酒放在了云战身边的地上,其后崇拜的目光看向了云战道:“客官,恕我多嘴的问上一句,你是叫罗飞吗。”

闻言,一些其他的客人也是将耳朵竖了起来,等待着云战的回答。虽然一些人早已经从云战装扮上猜出了他的身份,但是他们还想听云战亲口做出回答。

“呵呵。”云战笑着点了点头,“嗯,玄门罗飞,他们都这样称呼我。”

“嘶。”

尽管已经确定了,但是从云战的口中承认以后,还是让得很多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果然如传闻所说,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个玄门罗飞,独行万里且从无败绩,倒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狠角色。”

说完后,云战再不理会所有人的惊讶,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而一旁的店小二也是在这时很识趣的退了下去,不在打扰云战的用餐,转身向着二楼客房跑去,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的姐姐…

一坛接一坛的猛灌着,云战的酒量及其的惊人,不一会儿的功夫,百坛的女儿红已被他喝下了一半。

这一幕,不禁看的所有人瞠目结舌,甚至一些平常感觉自己酒量可称霸天下的人,再见到了云战的大海无量之后,也不禁心生佩服之感,暗叹果然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以后还是低调点吧。

就在这时,云战正在豪饮,所有人都惊奇他酒量的时候,一件更惊奇的事情在下一刻发生了。

为什么说更惊奇呢,原因是在这时从店外走进来一个女人,他的出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就连云战也是因为此女的出现而有所微微愣神。

吸引众人目光的原因,不是因为此女长得漂亮,相反,而是因为此女长得太丑了,丑到根本让人无法下得眼去看,简直其丑无比。

如若可以用语言来形容她相貌丑陋的话,那便是三大陆加在一起的丑女中,此女子若是敢称第二,那便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那比鬼还磕碜呢,老吓人了,用四哥的话来形容,就是此女的相貌足可辟邪镇妖了,绝不虚构。

此女一经现身,顿时让得一些人差点没将吃下去的东西给吐出来,完后转过头去就再也不敢看她一眼了。

可是此女仿若什么都没有看见般,只是将眼睛一一的扫过众人,见一张空桌子都没了,她还颇为小女人姿态的皱了皱琼鼻。

如此般娇嗔的神情,若是换在一个美女身上,或许可以相当迷人,但是出现在她的脸上,那就有点吓人了。

“话说长得磕碜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云战暗自嘀咕了一句之后,就低下头来喝酒,再不敢看她那自以为娇媚万分的样子了。

“哇…”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抱头鼠窜的就跑了出去,估计一会儿过后,这个跑出去的人连昨天吃的东西都能一股脑的吐出来。

“哎呀我去,大姐,你能再恶心一点不…”这是所有吃饭之人的共同心声,笔者无奈,代替他们写出来了。

威海治疗癫痫病费用
郴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娄底性病医院费用
威海治疗癫痫病医院
郴州好的男科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