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玄宇宙 第八十五章 无宗宗主

2020-01-13 17:08:08

玄宇宙 第八十五章 无宗宗主

第八十五章无宗宗主

雷炎看着那风形成的牢狱,在被攻击之后,飞快的百年恢复了原样,

别人或许感觉不出來,但是他的御风诀造诣不浅,能清除的感觉到风牢是一股无形流动的风,它们在流动着,即便是被集散了一些,也能在其余部分的带动之下,重新回到正轨,上百的白狼看似操纵着风牢,可实际上,这些白狼,仅仅只是聚风成刃,在攻击牢狱之中的那些人罢了,

见他似是发现了一些端倪,九根朝他开口道:“这风牢,是一种御风之术,凝聚成了之后,便可以自行运转,无需一直操纵着,”

“那这风牢岂不是可以长久的存在,”

能够自主运转的风流,不需人一只操纵,那个还有多么的强,

“不,它会慢慢的消散,具体程度,还得看使用者的御风诀的造诣,”九根缓缓摇了摇头,然后对其所有人开口道,“大家原地休息,等下,还需要各位出手,”

“是,”

那些人齐齐的应了一声,然后盘膝坐在地上,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复苏之风再次吹拂,轻抚这些人的身体,将浓浓的生机带给他们,滋养着他们的身体,

雷炎因为之前吞了一颗地元,体力早已恢复,还有多余的,令他的身体有些难受的膨胀,不过血炎察觉到了他的不适,将地元剩余的能量,给尽数吞噬,然后潜入他的心脉继续沉睡消化地元所带來的能量,

风牢之中的那些人疯狂了打了一波,却发现,那风牢依旧平稳的运转,

聚在一起之后,外界的那些**级战士撑起了一道能量,将四周的风刃尽数挡了下來,给内部的那些人一些空间,

听不到那些人商量着什么,只见他们似乎有了一些争执,最终分成了两拨,

一边是那祁连与他那一门的穆云山与花千刃三个次空级战士,他们退了出來,剩下的那五个次空级战士,则是继续呆在能量阵之中,冷眼旁观,

出來之后,花千刃与穆云山撑起了一道能量,护住那祁连,

只见这祁连身边悬浮着的三把精血长剑,飞快的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三瓣的剑花,右手能量疯狂的输出,附着在这三把精血长剑上,使得这三把剑融为一体,一把三边棱的兵器出现在那里,而此刻的祁连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有些力竭,

紧跟着这祁连大喝一声,左手一拍,拍在那三棱长剑上,

雷炎时刻注意着这祁连,见此,他的眉头一挑,低声道:“不好,”

“怎么了,”

与他一起站立的,只有九根与那白狼神,听到他的低呼,九根问道,

“他应该能够冲出來的,”

白狼神听到他这话,高昂的头颅地下盯着他,道:“你觉得他有这个实力,”

“应该,是那把剑,”雷炎双目一凝,死死地盯着那三把精血长剑混合能量之后形成的怪异长剑,

他的意念,能够察觉到,这长剑的中间,有着那么一柄三寸的小剑,之前正式这把小剑,撕裂了空间,伤了他数次,

说话间,那长剑已经轰击在一边的风牢上,只听轰隆的声音传來,那附着在剑身上的能量炸了开來,震乱了那上面的风流,形成了一圈圈的波纹散了开來,而那上面的白狼,停止了凝聚风刃,催动风流修复着那风牢,

长剑剑尖点在风牢上,不断的深入,仿佛要穿过这风牢一般,

可惜的是,风牢本身便有着极强的自愈能力,能别说还有数十只白狼已经开始凝聚风流修复这风牢了,

“还差了些,”

白狼神的透露再次抬起,似是松了一口气,

“來了,”

忽然,雷炎一声低喝,身体在风流的催动之下身体暴飞出去,目标正是那长剑点在风牢所在的地方,

只见那长剑忽然只见散了开來,三把精血凝聚的长剑散了开來,当中一柄三寸小剑穿了出來,刺过风牢,

一道黑色痕迹出现,自然是被撕裂的空间,

有了那么一道裂缝出现,三把长剑齐齐穿入,然后各自往一边拉了开來,风牢就那么被打开了一个丈许的三角形口子,

祁连见成功了,嘴角一扬,留下一个走字,便冲了过去,其身后的穆云山与花千刃解释露出了一丝喜意,各自布下了一面能量盾,挡住了飞來的风刃,跟在祁连的身后朝那出口冲去,

风牢被打开來的缺口外面,雷炎的身体出现,血刃凝聚风流,形成了丈许长的大刀,挥动之下,一把风刃成半圆形,刚好封住了这风牢被打出來的缺口上,

“不自量力,”

低喝一声,祁连怒吼一声,迎着雷炎的气刃冲了过來,右手长剑一挥,强行催动能量,轰击在这风刃上面,

能量与风刃撞击在一起轰然炸了开來,原本只有丈许大小的缺口,却是大了一倍还多,看到这一幕,雷炎嘴角一抽,而那祁连则是哈哈一笑,身体飞快的冲出了风牢,左手早已经准备好了,两指一并,朝前一指,

一股血液,从其手指上溅射出來,如同一箭矢,朝雷炎飞了过來,而那把三寸的小剑,似乎是失去了力量,有些迟缓的飞回祁连的左手掌,隐入其中,

精血凝聚的东西,正是血刃最喜欢的,雷炎身体倒退拉开距离,右手一横,使得血刃正好迎上了这血剑,

咚的一声传來,他的手臂一震之下,竟然有些发麻,身体更是倒飞了数十丈,可见这祁连的一指血剑,有多么的强,

被拉开了距离,雷炎一咬牙,双眼一闭,意念瞬间扩散开來,

那原本恰在风牢上面的三把长剑一个颤动之下,竟然是脱离了原地,剑尖直至前方的祁连后背,

“门主小心,”

穆云山一声大喝,浑身能量爆发出來,撑在前面,挡住了那愈合的风牢,身体立于原地苦苦的支撑着,而那花千刃,则是面色大变,冲了出去,

能量爆发之下,这花千刃妖艳的身体,如同一道花影,前去接应前面的祁连,

听到身后的喝声,祁连脸色一变,后背寒芒刺骨,他身体猛然一转,长剑一横,

三个声音传來,祁连原本就有些力竭的身体倒飞了开來,脸色一变,特别是第三把长剑,虽然依旧轰击在那长剑的剑身上,却将那剑身击打的撞在祁连的胸口处,一个闷声响起,这祁连脸色一红,喷出了一口鲜血,

血刃一个颤抖,极为兴奋,

之前这血刃散发出來的血雾,便悄无声息的融入了这说那个精血长剑之中,在那祁连不知不觉之间,掌控了这三把长剑,

直到现在,那祁连还是不明所以,为什么自己的这三把长剑会攻击自己,

雷炎见祁连的身体被打得往这边飞來,嘴角一扬,血刃一举,

然而他并沒有冲过去,远处的天空之中,一个庞大的气息飞快的接近,这股气息若非他用意念感知,决然发现不了,心中惊骇之下,哪里还敢冲过去,当下御风而动,身体倒飞了开來,

倒飞的同时,他双目一凝,一把三寸的意念剑飞快的凝聚,朝着祁连便飞了过去,

远处天边的气息,最先感应到的,还是白狼神与那九根,她们御风诀极强,风便是她们的眼睛,察觉到了那股气息飞快的接近,她们也就沒有插手雷炎这边,而是迎着那股气息冲了过去,原本平静下來了的四周,风流涌动,

风牢之中,那布华见成自在被三把精血长剑伤到了,面色一变,哼了一声,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知道是欢喜,还是该担心,

“哼,”

一个冷哼从远处传來,风牢也沒有阻挡,能量阵也沒能够挡住,

听到这个声音,布华脸色一变,其余的黑衣人也是神色大变面露喜色,

“杀出去,迎接宗主,”

布华脸色数变,然后大喝一声,全力出手,轰击四周的风牢,

九根与白狼神的身体已经横在风牢与那赶來的气息的主人中间,由于并不知道对手何时來,什么时候到,从哪里出现,她们只能撑起了一面极强的风盾,挡在那边,

“破,”

就在风盾形成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來,风盾从中破开,一个黑影从中间冲了过來,这黑影的速度之快,连九根与白狼神,都沒有丝毫的反应,

雷炎倒退之间,意念凝聚之下,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前方的一切,意念剑前进的速度之快,眼见就要穿入祁连的头颅,可在那么短短的两丈距离,便有那么一个黑衣身影出现,这个身影出现,右手一把血色长剑一挥之下,劈在这意念剑之上,

剑身过处,空间出现了一道裂痕,正是空间裂缝,

“这,意念之剑,”

一声惊呼从这人的口中传出,只见这人身体倒飞开來,一挥之下,卷起倒飞的祁连退了开來,

那意念之剑穿过了裂缝,瞬间便消弱了许多,雷炎察觉至此,微微一皱眉,趁那意念还在自己的操纵之中,飞快的一转,飞了回來,

半空中,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左手一送放开了那重伤的祁连,

“师父,”祁连看到这人,惊喜之下,惭愧的低下头颅,虚空跪下磕了三个头,

长春看银屑病到什么医院
西安碑林医院
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赤峰妇科医院有哪些
扬州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