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三百五十六话 传说的点穴

2020-01-14 09:43:55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三百五十六话 传说的点穴

火热的战斗开始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外界的人类始终法突破这非自然因素的迷雾进入到爆炸现场,毕竟这里面有乔丹在内的一干假面镇守,规避结界是使用到达淋漓尽致。所有人似乎都在翘首以待,不论是压根不明白空间范围内情况的普通人类,还是特意袖手旁观的假面都在等待植野暗香所谓的自己的胜利。前者情有可原,因为论是事故发生还是事故抢救,他们都没有丝毫的分量和机会;后者却让人不能理解,乔丹才不会同意吉利亚的交接权转让给暗香,因此他在等待,等待那个叫做仓信的人带给暗香的部队以打击。

这份计量部都被仓信本人洞察,反正论如何他都没有援军和同伴可言,那么为什么不乘机利用这个机会削弱假面方面的力量,而且他确实办到了。

植野暗香在冲向敌人后脑袋就空白起来,这回仓信没有使用狡诈的强风击退大家,他亲自出手且让暗香都毫感觉就再次享受到风一样的气氛。暗香的身体躺在地上,动不得,不知道哪里的力量让她高高地飞起狠狠地落下,而现在浑身刺骨的疼痛麻痹了身的神经,她只能扬起脑袋观察着倒立的影像。

负责进攻的是候存欣,暗香和月久,因为乔丹中将完袖手旁观,所以暗香这边必须权负责关于俘虏的压制和进攻,留下丽雅和陈静,暗香也比较放心。现在的情况是仓信来来空手和候存欣,月久玩了起来,之所以要说玩那完是从形式上观察得出来的。

虽然是倒过来的影像,可是仓信来回推打手臂,掌心向各个方向发散,完看不出套路的掌法却不停地拉扯着候存欣和月久,用借力打力和规避这个词来形容很正确。暗香看看远处的乔丹,中将大人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不行。我不能躺在这里就这么算了

她坚持动身体,可是僵硬起来的身躯却像是被坏人劫持了一般,动和抖动都是不可能的,冰封之下的肌肉紧崩崩地抽搐到强硬形态。到底是怎么了,被那个家伙攻击到了哪个部位。什么都不知道。暗香只记得反应过来后这副身体就被从冲锋中强行下架到一边了。

身体僵硬并不代表暗香的感官失效,她竭力反转身体撑起上身的时候却听到了来自乔丹的笑声。这声音很低,不常出现却大大地刺痛了暗香。绝不能容忍这种程度的冒犯。暗香气的冒火的脑袋轰轰作响,一股血气像是长期倒立一样涌上脑壳,明明只是做着俯卧撑的姿势罢了。不过随着这股血气的集结,暗香浑身也充满了力量,能够和这封印般的僵硬对抗的力量。

又加大了一把力气,暗香的身体完的直了起来,高高挺起的上身让她终于可以如愿看到正面朝下的世界了,但是仅仅只是跪在原地,小脑的平衡都已经招架不住了。这个姿态维持了几秒钟。暗香的身体就开始微微地发抖,巨大的力量一直在和向下瘫软的重力抗衡,永远不服输的精神此刻显得足轻重。暗香抬起脑袋,看到视线前的一幕差点昏厥过去,不知道是那块地方充血已经将双眼变得浮肿起来,假面不舒适的笼罩着。像是既不合脚的鞋子一样。

当像是瞎眼的视线得意恢复,眼前重现影像的时候,却看到了仓信本人的身影。这家伙飞奔而来,暗香的姿势多会狠狠地撞上他的腰,显然他是为了杜绝多的人加入战斗。莫不成这家伙那行云流水的应对姿态峰值是两个人?如果暗香进入战局,那是不是表示仓信会手忙脚乱,所以,暗香下意识的喊道不能退场

皇天不负有心人,保护暗香似乎已经给候存欣这个人物画上了等号,这家伙加迅速的窜过来将背影留给了暗香。心头中莫名感动之余,暗香加大了自己施加于身的灵力,现在不管是神力还是人力都必须动起来,不冲破这身束缚就没有机会了。

满心欢喜的期待再次落空,候存欣站在两三米之外的地方已经正式和仓信对上,这回这位神使大人可没有简单的避让。他果断的伸出双手击向候存欣,后者退开这充满力量的手掌的力道,猛力的劈砍的让人眼晕。光线闪过,象征力量的伏龙高高地凌驾于仓信的脑门上方,然而正如开始时候所说的那样,这攻击完么有便宜可占。

仓信上升双手,手掌合十于头顶,这突然的举动让不了解情况的旁观者愣了一下,但是候存欣却吓出一声冷汗。在仓信面色沉稳的脸上显示出了胜利者的光环,那上方的双手掌不仅仅只是合十,光线黯淡些后,大家才看见候存欣的剑刃被正当好处的擒住。

这是非常正式的空手夺白刃,令人吃惊的是人力形态的人真的能够徒手接住假面的兵器么?用肉身去接住灵子兵器,这相对的只能说明那一刻仓信的手掌已经凝聚出了灵子化的浓度。不等候存欣惊讶之余,仓信便夹住候存欣的伏龙,向身边猛力的抽动,被紧紧抓住的伏龙根本展示不了锋利,像极了落入河中的蛟龙,只能任由虾蟹调教。

候存欣没有放弃自己的剑,于是整个人顺带被仓信带到了一侧,随着仓信距离他的身体越来越近,候存欣才开始紧张起来,原来这家伙想要攻击自己。

想归是想,候存欣法阻止,瞬间松手的仓信利用惯性的时机斜向上一掌正中候存欣的胸脯。假面的少年浑身一激灵,掌力化作巨大的灵压将刚刚灵子化的手掌威力部灌注于那一击。会心的一击立刻造成反应,抽动中的少年飞身数米之外,身体落向了地面,露出了背后挣扎站起的暗香。

不止是露出植野暗香,因为月久并没有受过伤,她的反应也不亚于候存欣,在候存欣和仓信纠缠的时候,她同时来到了候存欣的背后。当候存欣因为那力量飞出很远之后,月久穿刺而出,割裂风力的剑刃像是闪耀着金光。机灵的动作,巧妙的配合就为了等待仓信手掌回身的那一刻。

那把被称作影袭的日本刀在月久的手中被发挥出了大的力量,当然这力量来的,去的也。剑刃呼啸而过虽然没有选择到正确的位置,但是直逼仓信的腰部,势要在他的腰部横贯而过,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前提是那真的成功了。

前番说过,仓信已经可以操控空气中的粒子曲折光线,依然如此的仓信只需眼睁睁看着月久挥舞的刀刃浅浅地刮破腹部皮带的一部分离开,然后再施加毒手即可。刀刃挥过,月久立刻发现眼前的景象和那砍中的手感完不同,用足力气准备横贯对方腰部的劲头因为这失误变得让半空中自己失去重心的程度。

明显倾倒向仓信的月久自觉不妙,迅速回转刀身返还身体附近进行防御,另一边就只能紧张的期待。当然她的期待并没有用,仓信自然是不会亲易浪这个机会,完不给月久抽刀回来的机会右手一抓便狠狠地擒住月久的手腕,连人带到一并狠狠地向身侧拉动,月久被带的没头没脑的暴露出防备的后背,紧接着结结实实的中了一掌。

掌力之大,同样将她送向了暗香所在的位置。没有留情的力道就像是对付候存欣那时一样,可怕的掌风正好打的月久后脊梁发麻,骨骼能够清楚地听到咔嚓的闪动。仓信非常淡定的松手眼睁睁看着月久飞向了暗香,力道直接让月久带着暗香飞向了墙边,顺带压得暗香骨骼粉碎一般。

“月久,怎么样,起来。”暗香想要伸手,亦或者是动动腿,但是身的麻痹化作刀刮的刻骨之痛,又让她维持姿势任凭月久压着肚子动不了。

“她动不了的,和你一样。”仓信的声音很近,虽然暗香还看不见,不过还是凶猛地挣扎扭动起来。忽然,一股沉重的感觉传到上身,月久一瞬间变得很重,当然情况可能并非如此。因为压在暗香身上半天不动的月久猛地颤抖起来,疼痛似乎从她的后背传来。又过了几秒,暗香看清了对方,仓信就站在暗香的身边,他的一只脚狠狠地踩住月久受伤的脊背,施加的力道让两个人都不舒服。

既然已经被死死地压制住,暗香就不得不把心里的疑问发泄出来,悲观的想可能死之将至。暗香喘了口气,然后大喊道:“为什么?你对我们的身体做了什么?”望了望动不得的月久以及候存欣飞出的方向――尽管暗香看不到。

“你可曾听说过古代一种称呼为经络的人体构造,我的风力攻击就是针对事物物质本身的筋络予以重击,造成身体甚至是事物方面的部分功能瘫痪。用直白地话讲,那就是你被我点穴了。挣扎封闭的灵子运行轨道很痛,很麻痹对吧,就是这么回事。”

上期章末问题的答案是a

作者的点评:回答扎克的就错了,因为比起能力和资历,韦恩普罗旺斯都非常的劲道,扎克虽然是前传怨灵大陆的主角,但是这个人物终究是晚辈。

第八问题:魔女沫玮究竟被派遣完成了什么样的任务呢?这个问题答不出来也没有事,只是作为总结而已。针对这个很久不出现的角色,必须提一提的。

a的卧底任务b物品的夺还任务前往异界和某人会面d私人的恩怨

安化县人民医院
正定县人民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济南哪家好
太原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梅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