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文献

1970年蒋经国出国外交活动两次险遭不测

2019-03-13 11:52:01

1970年蒋经国出国外交活动两次险遭不测,最终安然无恙

光阴似箭,流年似水。当历史的车轮驶入20世纪60年代末的时候,蒋介石已经是人老体衰,力不从心。晚年的他自然而然会对栽培未来事业“掌门人”多有考虑。为了能够让儿子蒋经国在自己身后牢靠地接班,蒋介石让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蒋经国频繁出国访问,一是为了台湾的外交活动,二来也为他树立在国际上的形象。可谓考虑周全,用心良苦。然而,“福兮祸兮”,这也造成了蒋经国在出国外交中的两次意外遇劫,险遭不测。

在美国纽约第一次遇险

1970年4月16日,蒋经国一行抵达旧金山,开始第五度访问美国的行程。在访问了华盛顿,与美国总统府及参众两院要人见面会谈后,于24日上午飞抵纽约。就在那天中午,便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刺蒋事件”。

此行随蒋经国出访的正式成员有:行政院秘书长蒋彦士、外交部常务次长沈剑虹、局长魏景家、行政院顾问温哈熊少将与随从参谋钟湖滨上校;另外驻美大使周书楷是当然的全程随员,旧金山总领事周彤华、纽约总领事俞国斌等则为当地的必然随员。

24日的纽约天气阴雨绵绵,一条街之外的景物就显得模糊,蒋经国被接待在号称“世界第一大道”的曼哈顿第五大道“庇尔饭店”,住在第十二楼国宾套房。

这天的日程很紧,蒋经国的专机10点半才到纽约拉瓜地亚机场,接近12点的时候到达旅社,而12点半蒋经国就要出席在“布拉萨饭店”举行的午餐会,并发表演讲。

由于随行的人员和安全人员知道布拉萨饭店门前已聚有20多名手持抗议牌的示威分子且情绪相当激烈,便建议蒋经国改走侧门,避开那些示威分子。然而,蒋经国为了形象问题坚持要从正门出入。

决定最后敲定后,蒋经国于12点10分下楼,坐上了长形大礼车前往“布拉萨饭店”。开道的是警车,蒋经国乘坐的是第二辆车,由周书楷、俞国斌、温哈熊顾问(担任翻译)陪同,其他重要随员乘第三辆车,第四辆车是台湾乘坐的车,第五辆又是警车。

由于天气比较坏,又适逢午饭时间,交通非常拥塞,纵然有警车在前面鸣笛开道,但车队也只能似蜗牛般缓慢前行,两个街口竟走了5分钟。

好不容易蒋经国一行人才到达“布拉萨饭店”。此时,在饭店门口已有20余名台独分子“恭候”在这儿进行示威。他们都被当地警方用一条红绳拦在门外。

饭店面对广场,正面是奇特的欧式建筑,门前有八级宽广的石阶。这天铺了红色地毯,两侧一式各有四根高粗的大理石石柱,十分气派。

蒋经国的车随警车停在石阶下,他下车后,在两名保镖的左右护卫及身后两名便衣警察的跟随下步上台阶。

正当蒋经国走完台阶迈向正门之际,突然有两名台独分子由正门两侧的石柱后闪出奔向蒋经国,左侧一人举着枪准备发射。

此时,保镖已经引导蒋经国进入旋转门,随后的便衣警察亨利·苏尼兹跟温哈熊少将很快反应过来,眼疾手快地冲上前将已经冲到门前的行刺分子(后来知道名叫黄文雄)的后领抓住,黄文雄一边企图挣脱苏尼兹抓住的衣领,一边举枪对准正在旋转门内的蒋经国……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另一名便衣警察詹姆士·沙德也及时冲了上来,抓住黄文雄举枪的手腕向上一抬。只听枪声响了,子弹由大门上方穿过玻璃。

黄文雄见自己这一枪并没有射中蒋经国,如一头疯狂发怒的野兽一般强扭着身体、不顾一切地挤进了旋转门。但是,身强力壮的苏尼兹用脚将门顶死,使得黄文雄夹在门摺处动弹不得,沙德与另两名警察趁此将黄文雄的手枪夺去,并将其反铐住。

就在这个时刻,黄文雄的妹夫郑自才由右侧石柱闪出,手拿一把弹簧刀向门内冲去,但没等他扑到门前,就已经被两名机警防备着的纽约市警察擒拿住了,牢牢地按倒在地。郑自才拳打脚踢仍然企图反抗,而警察毫不留情的用警棍猛击郑自才的头部,致使郑自才血流如注,一副近视眼镜也被打碎落地。

这两名台独分子相继被制伏,都被脸朝地压制在石板地上,几分钟后由警车带走,门前留下斑斑血迹以及被血染红了的台独传单。

蒋经国在事件发生之后,仍然显得十分镇定。他从容地迈步进入会场,并轻松自然地和宾客寒暄。餐会进行了两个半小时,蒋经国从头到尾不曾主动提起此有惊无险的变故。

事件发生后,蒋介石颇为震怒,传话要蒋经国缩短行程立即回国。美国政府也提出建议,希望蒋经国修改若干行程,将一些安全性有问题的活动(包括去长岛访问孔宋家人及去中国城参加侨界欢宴等)一一取消。可是,蒋经国决定一切照旧。美国政府主随客便,只好同意了,但更加强了安全措施,直到蒋经国安全离开美国,才如释重负。

蒋经国5月1日结束访美。

在越南西贡再次遇险

过了10天,蒋经国又以行政院副院长的身份率团代表“总统”访问越南阮文绍总统。5天的访越计划正如16天的美国之行一样,是早经双方商定的。

然而,鉴于在纽约发生了惊险意外的“行刺事件”,于是台湾驻越大使胡琏便上书“总统”,建议取消蒋经国的这一行动计划。胡琏认为,以美国之能,尚不能保证蒋经国在“世界乐土”的安全,越南战火连天,西贡更是动乱不定,越南又何以防范不出事故?!

蒋介石将胡琏之意转告蒋经国,但被蒋经国一口拒绝了。胡琏见劝说不了蒋经国取消访越的行动,便建议蒋经国访越时不住越南宾馆,而下塌使馆,以便保护。在胡琏的力争之下,蒋经国总算答应了这一建议。

5月10日,蒋经国抵达西贡后,就径赴大使馆上下巡视,对临时住处也颇满意,胡琏严令武官陈上校统率驻馆卫士负责出入安全。

不料,越南政府对国宾不住宾馆而住使馆之举总觉得不是滋味,阮文绍总统在第一次会见蒋经国之后,便敦请蒋经国移住国宾馆,并誓言保证其安全。蒋经国为外交活动的面子,便决定即日起移住宾馆。

就在蒋经国移居宾馆的当夜,越共大概已经获悉蒋经国下塌大使馆的情报,竟然自西贡郊外发火箭炮轰袭台湾大使馆。数颗炮弹落在馆前,将整个大使馆的门窗玻璃全部震碎,原为蒋经国准备的卧床也掉落了不少碎玻璃。如果蒋经国仍然婉言谢绝阮文绍的力邀的话,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真的惊险无比啊。

在20天的出国外交活动之内,蒋经国竟然两次险遭不测,但最终安然无恙,真可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在世界外交史上也恐怕是少见的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慢性心衰有什么症状
治老人筋骨疼痛药
治疗老年人便秘偏方
肩关节脱臼了怎么办
活血止痛吃什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