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千古一后冯太后孝文帝革新背后的姑娘守寡不相

2019-02-06 07:54:11

千古一后冯太后:孝文帝革新背后的姑娘守寡不循

冯氏(442—490年),长乐信都(今河北冀县)人,属北燕皇族,汉人。14岁时被选为文成帝的妃子,后被封爵为皇后。拓跋浚身后,冯氏利用政权。献文帝尊冯氏为皇太后。在冯氏的引导和帮手下,孝文帝把“太和改制”推向飞腾。

生平大事记:

北燕死亡后,其伯父与父亲归附北魏,其父官至魏秦雍二州刺史,后因罪被杀,冯氏因而被没入后宫为仆众,但获得姑母冯昭仪的提携和照顾。

太安二年(456年)正月二十九日乙卯,14岁的冯朱紫被文成帝立为中宫皇后。

献文帝时,冯氏杀死专权大臣乙浑,最先临朝听政。

孝文帝时,冯氏以祖母身份继续执政,督促孝文帝拓跋宏实施政治革新,拟定汉化政策,俸禄制、均田制等都是她临朝时颁行的。

身后,谥文明太后。

两次临朝称制

和平六年(465年)五月,文成帝身后第二天,年仅12岁的皇太子拓跋弘即位,是为献文帝,冯后被尊为皇太后。献文帝即位后,因为贪权狂傲的太原王车骑上将军乙浑欺负这孤儿未亡人,阴谋篡位,北魏中枢政治又面对严重的危急。

天安元年(466年)二月间,乙浑三番五次地对安远将军吏部尚书贾秀说:“你应该要求朝廷给你老婆加封公主的名号。”乙浑的僭越专心昭昭。贾秀却说:“像我们如许的庶姓哪配称公主?我贾某甘愿死在目前,也不会自不量力,贻笑后世!”乙浑震怒,恶狠狠地骂道:“老奴官,真是不知趣的工具!”侍中拓跋丕(后改为元丕)听到这一动静,知道乙浑谋反已是火烧眉毛,便急告朝廷。早已胸中有数的冯太后当即举行奥秘部署,定下大计,下令拓跋丕、陇西王元贺和牛益等人率兵收捕乙浑,弹压兵变。很快,令朝野上下怨声一片的乙浑便被捕杀,夷灭三族。平定乙浑之乱,不变政治大势,冯太后体现出果敢善断的政治才干。接着,她再露锋芒,宣布由本身临朝称制,掌控朝政大权,以杜绝因天子年幼再产生朝廷遭奸臣欺负的工作。

冯太后这次临朝听政,前后仅有18个月时间。她依附多年宫中糊口的阅历和不凡的胆识,不变了北魏动荡的政局。

皇兴元年(467年)八月戊申,京师平城的紫宫传来了婴儿的啼哭,本来是献文帝之妃李夫人生了一个儿子——拓跋宏。冯太后喜得长孙,十分舒服。时隔不久,她就决定遏制临朝,不听政事,由已经14岁、初为人父的献文帝亲政,转而继承起扶养皇孙拓跋宏的。

献文帝亲政以后,颇想有所作为,贬斥了不少冯太后宠重与信托的人,并试图抬举重用一些对冯太后不满的人,以结成本身的心腹。一最先,冯太后对献文帝的所作所为虽然感应心中不快,但也没有当即爆发。到了皇兴四年(470年),冯太后再也忍无可忍了。工作是从李弈身上引起的。

自文成帝身后,年青的冯太后不耐守寡的孤寂与冷僻,再加上北魏乃是少数民族政权,这一时期的拓跋氏在婚姻关系上尚保留着很多原始婚姻形态与遗风,冯太后就很注重那些仙颜男子,以便选来做伴。李弈是官宦后辈,长得仪表堂堂,风骚倜傥,兼之多才多艺,善解人意,因而深得冯太后痛爱,常常入侍宫中。皇兴四年(470年)秋日,李弈的兄长——尚书李敷的挚友——相州刺史李因罪被告密,主持审理此案的官员提醒李连累李敷兄弟。李为了自保平安,竟无故假造、摆列李敷所谓不行告人的“隐罪”二三十条。献文帝借机下令,将李敷兄弟打入死牢。这年冬天,李弈与哥哥李敷、堂兄弟李显德等人同时被杀。李弈身后,冯太后失去了一位甚是投缘的恋人,心中极难安静,据《北史·后妃传》载,献文帝诛李弈,“太后不自得”。厥后,献文帝又把李擢为尚书,参决国政,使冯太后更无法容忍。于是,她操纵本身的声威与权势欺压献文帝交出皇位。

重压之下,献文帝以深信释教,对红尘工作没有乐趣为托词,自动请辞。他不想禅位给太子,来由是:太子拓跋宏才5岁,还不可以或许驾御国度,因此要禅位给一位年长之君。大臣们都暗示阻挡。实在,

千古一后冯太后孝文帝革新背后的姑娘守寡不相

献文帝请辞最首要的缘故原由是自身受制于文明太后,做不了主,他想禅位给一位年长之君,由其来制约太后。太后固然大白这里的缘由,她没有让献文帝遂愿,末了,大臣们根据太后的意思,让献文帝禅位给了太子。无奈之下,献文帝只得在皇兴五年(471年)八月,禅位给不满5岁的太子拓跋宏。正如《魏书·天象志三》所说:“上迫于太后,传位太子。”献文帝本身则做了太上皇,这一年,他只有18岁,生怕是历史上最年青的太上皇了。

孝文帝即位之初,已移居崇光宫的太上皇并没有完全放弃手中的权利。不仅朝廷上紧张的国务处置惩罚都要向他奏闻,他还屡屡颁布圣旨行使大权,甚至亲自率兵北征南讨。延兴五年(475年)冬十月,已为太上皇的献文帝在平城北郊对蠕蠕遣使朝献贡物,进行了大阅典礼。这统统,使冯太后越来越以为,本身要再次出头执掌朝政,太上皇已经有碍手脚。就如许,又一场宫廷事变暗暗激发了。承明元年(476年)六月的一天,朝廷忽然宣布戒严,京师氛围重要,宫禁之中更是警备森严。不久,太上皇应召前来拜谒冯太后,被伏兵一拥而上擒拿住,强行软禁起来。随后,冯太后将其毒杀于平城永安殿。

冯太后被尊为太皇太后,也就再度临朝听政,成为北魏的政治焦点。此时的冯太后,已年过而立,无论才识、心胸照旧政治他不仅吸引你经验,都越发成熟。

威福兼作 震惊表里

冯太后再掌朝纲,也面对着新的挑战。

献文帝身后,政局又动荡起来,不仅云云,仕宦贪残刻剥,民众作乱屡起,也使北魏统治面对潜在的威胁。为了北魏的长治久安,也为了巩固本身的权利职位,冯太后恩威兼施,充实发挥了她高明的政治智能和政治才干。

起首,冯太后对当初诬死李弈的李下了杀手,既给心上人报了仇,又除掉了一小我私家人怨恨的贪官,树立了朝廷整理吏治的杰出形象。其他的非法者,如秦州刺史尉洛侯,雍州刺史、宜都王目辰等由于贪赃被处死罪,长安镇将陈提等被罚徙边。一些为官清正耿介者,则获得差别水平的表扬和犒赏。

为了大权在握,她还以谋叛罪诛杀了孝文帝的外祖父南郡王李惠。李惠的弟弟、儿子和老婆也同时被杀。为了清除隐患,冯太后不吝大开杀戒,乃至因猜疑怀疑被覆灭者十余家,死者数百人。不外,冯太后对那些明明没有政治野心者,每每能加以抚慰结纳。如献文帝的亲信托内三郎的娄提,曾因献文帝被害愤然拔刀自刎,幸而未果。冯太后不仅不怪罪他,反而下诏夸奖他的节义。有些心怀不满的大臣被她的行为所感服,这在很大水平上化解了潜在的不安宁因素。

冯太后为了充实发挥本身的政治理想,还出格注重造就培植一些贤达之士做亲信,构成一个尽忠她的带领集团。在这个带领集团中,有拓跋氏的贵族,也有汉族名流,有朝廷大臣,也有内廷阉人。而个中的汉族名流,不少又是她的宠幸之臣。

李弈被杀后,冯太后的私糊口依旧毫无忌惮,不少健美强壮的男子成为其新宠。冯太后对个中的才干之士,任以要职,委为心腹,这些人多成为她政治上的得力辅佐和股肱之臣。

如身世太原(今山西太原)的王叡,自幼传承父业,精通天文卜策之术,承明元年(476年),因姿貌伟丽获得冯太后宠幸,一下就被越级擢升为给事中。不久,又被拜为散骑常侍、侍中、吏部尚书,赐爵太原公。其后,王叡还曾勇退猛虎,掩护了太后与孝文帝,因而更受重视。

另一位是陇西李冲。李冲虽然是由于器能优长获得重用,但因其风度非凡,姿貌丰美,也渐渐被冯太后看中,成了她的情夫。冯太后经常将一些至宝御物赠给他,素称贫寒的李冲,因而成为富室。冯太后临朝时期,他以心腹之任尽职尽责,太和年间的很多革新办法,多有李冲介入经营。冯太后身后,李冲对孝文帝竭忠奉事,明断缜密,孝文帝也对他“深相仗信,亲敬弥甚”,史称“君臣之间,情谊莫二”。

除了那些恩幸之臣外,拓跋丕、游明根、高闾等一时名流也都颇得委重。每当褒美王叡等人,冯太后也会对拓跋丕等一同表彰,以示无私。这些人,成了冯太后临朝时期的心腹集团。

别的,冯太后还对阉人大加委任。阉人原来供事宫中,糊口在帝妃周围,冯太后临朝听政,对个中有才干者也引为亲信。以是像杞道德、王遇、张佑、苻承祖等皆由底层小阉人获得抬举,一岁之中而进至王公。冯太后操纵他们收支禁闱,预闻机要,形成了“中官用事”的场面。可是,在她临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朝听政的时期,并没有产生阉人专权、胁迫朝廷的征象。这是由于冯太后虽然操纵阉人居顶用事,但对其举动做了严酷的限定。《魏书·皇后列传》称:“(冯)太后性严正,对阉官虽假以恩信,待以亲宠,决不纵容自流。阁下之人虽有纤介之愆,便遭棰楚杖责,多者至百余,少亦数十。不外太后生性宽豁仁裕,不计前嫌,过后仍待之如初,有的还因此越发繁华。正因云云,人人怀于利欲,至死而不思退。”

因为扶植起一个赤胆忠心的政治集团,冯太后的临朝专政取得了乐成,所谓“事无大小,一禀于太后,太后多智,猜忍,能行大事。杀害奖惩,决之俄顷,多有不关帝者。是以威福兼作,震惊表里”。

回首冯后的身世,家庭动荡后,冯后在姑母的照料与扶养下长大成人。终日的耳濡目染,使她渐渐认识了北魏皇宫内的礼节和其间的微妙。在照旧妃子时,政治风云的幻化莫测,残酷的宫廷斗争实际,使冯后深为触动。遐想到父祖从前大起大落的履历,小我私家由不谙世事到没入宫掖,一桩桩,一件件,难免使昔时年仅10余岁的清纯少女对政治斗争多了一些更直观的感觉。她最先领会,最先观测,最先大白了这九重天隔、警备森严的皇宫内院经常埋没着的无限争斗与杀机,处处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这种早年履历,孕育了冯后的人生观、价值观,培养了她庞大的情感、性格,对她临朝专政后的所作所为有着重大的影响。

太和新制及其背后的主角

北魏从开国到死亡长达140多年,为厥后隋朝同一中国,呈现隋唐大繁荣,实现大同一的场面,奠基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提供了政治、经济和社会等多方面的保障。而文明太后掌权的20多年,正处于北魏承上启下的时期,正是因为她引导献文帝拓跋弘和孝文帝拓跋宏,举行大量体制和机制方面的革新,才使得北魏的国力到达壮盛的阶段。

太和,是孝文帝的年号。历史上把这一时期的一系列革新称为“太和改制”。因为旧史的记录,人们每每在习惯上把这一功绩归于孝文帝,甚至直接称为“孝文帝革新”。实在,在太和十四年(490年)之前,冯太后一直临朝听政,作为北魏的现实执政者,她是“太和改制”真正的主持人。其政绩有目共睹:

一是实施官员俸禄制。自从拓跋珪建国,北魏政权各级仕宦皆无俸禄,平日都要依靠贪污、打劫和天子随意性的班赏来获取财富。这在北魏初建之时,作为游牧民族成立的政权采纳这种方式屡见不鲜。但当北魏政权渐渐在中原地域确立统治职位,这种以打劫为主的财富分派方式日益给北魏政治带来严重的问题。出格是跟着战事的削减,战时打劫的时机有限,各级仕宦为了满意私欲,便毫无忌惮土地剥、搜索民脂民膏,从而导致北魏社会抵牾的激化和政治统治的危急。面临这一严肃的实际,从文成帝时朝廷就曾数次下诏禁贪,献文帝时也做了严酷划定,并有人提出了给仕宦班禄的发起,惋惜并未能实行。

太和八年(484年)六月,在冯太后的主持下,北魏仿效两汉魏晋旧制下达了“班俸禄”圣旨。划定在本来的户调之外,每户增调三匹、谷二斛九斗,作为发放百官俸禄的来历。表里百官,皆以品秩高下确定其俸禄的等次。俸禄确定之后,再贪赃满一匹者,正法。此法的实行,对平凡黎民虽有“一时之烦”,但终能获得“永逸之益”。由此引起了以淮南王拓跋他为代表的鲜卑贵族的阻挡。冯太后召令群臣接头。论辩中高闾驳倒了鲜卑贵族的阻挡意见,力主革新,这不仅代表了其时一批具有远见的权要的意见,并且也切合冯太后的心思。于是,冯太后下诏依从高闾所议,仍然实施班禄。

为了切实贯彻俸禄制,冯太后还派使者分巡各地,纠举食禄之外的犯赃者。太和八年九月间,孝文帝的娘舅,时任秦益二州刺史的李洪之,因贪暴无度,被令在家自裁,处所官员坐赃正法者40余人。经此整饬,北魏吏治大有改观,贪赃纳贿者也大大收敛。班禄的实行,为冯太后举行其他方面的革新缔造了前提。

二是均田制。太和九年十月,冯太后在大臣李安世的发起下,颁布了“均田令”,从而最先在社会经济方面举行重大厘革。“均田令”是指国度对无主荒田以当局的名义按时、按生齿分授给农夫。均田制度使失去地盘的农夫从头回到地盘之上,亡命无居者和荫附于豪强名下的佃客也挣脱了约束,成为当局的编户齐民,从而增长了国度节制的劳感人口和征税对象,提高了农夫的出产努力性。这一制度,使北魏掉队的社会经济布局迅速向先进的封建化的经济布局过渡,同时为新经济布局的机动运转增补了新鲜血液。均田令的颁布实行标记着北魏统治者最先转向接管汉族的封建统治方式。这一制度历经北齐、北周,到隋唐约300年,不仅使北魏社会经济获得成长,并且奠基了厥后隋唐社会的经济基础。显然,冯太后主持奉行的均田制,既对北魏历史的成长作出不想洗衣晒被了重大孝敬,也给后世留下了名贵的遗产。

三是三长制。太和十年(486年),冯太后又主持对处所下层组织——宗主督护制举行革新,实行“三长制”。自西晋死亡后,居于北方的豪强世家多聚族而居,设坞壁自保,自给自足。北魏成立后,录用坞主(豪强田主)为宗主,代行处所行政权利。这就是所谓的宗主督护制。在这一制度之下,户口隐匿征象十分严重。为了把豪强隐匿的劳感人口编入国度户籍,既增长当局编户,又抑制豪强权势,大臣李冲提出破除宗主督护制,实施“三长制”。“三长制”即根据汉族的什伍里甲组织的情势,重修北魏的处所下层机构,划定五家为一邻,五邻为一里,五里为一党,邻、里、党各设一长,合谓三长,由本乡能服务且遵法又有德望者充任,卖力查抄户口,催征赋役,办理出产,维护治安。任三父老,可优复免去一至二人的官役。冯太后突破层层阻拦,全力支撑李冲的发起。如许,北魏成立起了较为完美的处所下层组织,既便利清查荫附户口,又确定了课征钱粮的同一准则,防止那些诡计躲避赋役者再钻空子,从而减弱了处所豪强的经济实力,加强了国力,提高了中央当局的权势巨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圆型电磁炉
尼桑公爵王报价
大理石抛光结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