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774章

2020-01-23 18:53:19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774章

伴随着这一声枪响,校门口也一阵大乱,廖文昊拿着对讲机一阵急吼,“怎么回事,谁开的枪,谁开的枪。”

“没人开枪。”

狙击手一一回应着,呆愣了一下的廖文昊猛的也反应了过来,如果是狙击手开的枪,不可能有枪声,因为狙击枪上都是装了消音器的,开了枪压根听不到多大的动静。

既然不是狙击手开的枪,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是劫匪开的枪!

“到底是怎么回事?”杜光耀沉着脸走上来,如果仔细看,可以发现杜光耀眼皮在轻轻跳着,刚刚如果他没有听错,枪声是从教学楼内传来的,这让杜光耀一颗心直往下沉,陈兴可是在劫匪手上充当人质来着,这时候却传来枪声……杜光耀不敢往下想去。

“杜省长,枪声是从教学楼里传出来的。”廖文昊神色凝重。

廖文昊说着话,挥了挥手,一帮特警小心翼翼的朝学校里前进。

此刻,在教学楼内,陈兴一脸惊魂不定的看着倒在身旁的劫匪,额头上隐隐吓出了一层冷汗,看着曾在一名劫匪身上,用膝盖顶着对方,双手死死的将对方扣在地上,陈兴苦笑,“曾静,你这是要将我吓出心脏病来吗。”

“陈兴,对不起了,我也是万不得已才这样做,要是真让劫匪上了车,咱俩想要脱困就更难了,刚刚下楼,我瞅见有合适的机会,就动手了,没法事先跟你打招呼。”曾静歉然的笑笑。

地上被曾静按着的是孙强,曾静扔出去的匕首又快又狠,正中孙强拿枪的那只手的肩膀,至于赵荣轩,被曾静一个过肩摔后,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一头撞到墙上后就彻底没了动静,是晕过去还是摔死了也无从得知。

孙强被匕首射中肩膀,但依然有反抗能力,曾静这会只能先制住对方。

陈兴回想着刚才那一幕,仍是心有余悸,幸亏孙强开的那一枪没射中他,要不然现在他也得躺到地上。

两人这边在说着话,外面的特警总算是进来了,看到现场的情况,一帮特警也是目瞪口呆,两个劫匪竟然被制服了?

劫匪被特警们带走,赵荣轩是死是活自然也无人去关心,杜光耀带着一干领导进来,看到陈兴没事,总算是松了口气,弄清楚刚刚是怎么回事后,杜光耀看向曾静的眼神满是赞赏,这一名分局的女同志委实是立了大功了。

杜光耀还没说什么称赞的话,廖文昊却是先呵斥了起来,“曾静,你在搞什么,刚刚那种情况你也敢动手,你不知道陈市长在他们手上很危险吗,你万一没有成功,危及到了陈市长的生命安全,你能承担得起吗。”

“廖局长,事情都过去了,再说什么万一,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吗。”曾静撇了撇嘴,神色颇有些不忿,廖文昊是和林刚穿同一条裤子的,就算认为她鲁莽,这种时候当面批评她也太令人寒心了。

“曾静,你怎么说话的,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了。”廖文昊板起脸。

“好了,廖局长,你这是干什么,曾静同志刚刚是立了功,应该夸奖才对,怎么反倒批评起她了。”杜光耀笑道,解决了这么一起重大突发事故,没有伤亡一名人质,还将两名劫匪擒住,杜光耀此刻心情大好,对曾静也大为赞赏。

“不错,这次是曾静同志立了大功,要是没有她刚才当机立断,果断抓住机会反击,现在我这个市长恐怕还在歹徒手上充当人质哟。”陈兴微微一笑,在众人面前,他依然装作和曾静不认识,但言语间却是偏向曾静,又道,“此次事件能够圆满解决,曾静同志当算首功,廖局长,回头你打一份报告上来,我要代表全市人民好好表彰一下曾静同志。”

“表彰是要的,不过也别忘了吸取教训,这次的事可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社会公共安全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江城作为全省的政治文化中心,公安系统的任务艰巨,今后一定要彻底杜绝类似重大事故的发生。”杜光耀适时的泼了盆冷水。

一行人没有在学校久呆,善后的事情自然有相关部门去处理,而这次的突发事件没有酿成任何伤亡,对所有人来说都算得上是一场重大胜利,而在紧张等待着消息的省委一号石严军和省长周志明等人在接到事件圆满解决的后,也长舒了一口气。

陈兴回到市后,就召开了临时性的会议,就这次的事件吸取教训、总结经验、善后安排做了讲话。

会议开完已经是七点多,还没吃晚饭的陈兴让秘书于致远先行回去,坐车来到酒店后,陈兴又对司机苗袁亮道,“袁亮,晚上不需要用车了,你可以先回家。”

进了酒店,陈兴直奔三楼的一间包厢,推门进去后,只见武刚和曾静已经都在里面。

“曾静,你也这么快到了,我还以为你现在估计正忙着呢。”陈兴笑道。

“事情解决了就没我的事了,不管是开会论功行赏还是事后调查都轮不到我一个小女子。”曾静淡然笑笑。

“曾静,这么说就不对了,这次的事情分明就是你立下了大功,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难不成你们局里那帮头头脑脑还敢昧着良心抹杀你的功劳不成,在场可也有那么多领导看着呢。”武刚为曾静叫屈道,他没在现场,但打听之后也知道事情的经过。

“论功行赏咱就先不想了,别回头弄个处分扣到我头上就行。”曾静摇了摇头,她想到廖文昊第一时间批评她的样子,心里还真觉得有可能。

“市局的人要是敢这么干,那我可得站出来为你评评理。”陈兴笑道,“这次的事情,这么多人亲眼见证,有些人要是还敢颠倒黑白,那可真的是人神共愤了。”

“就是,曾静,你放心,别人咱不敢说,你的事有陈兴亲自盯着,绝不可能让你吃了亏,好歹你是立了大功的人,不说市里的领导,就连省里的领导都得感谢你。”武刚道。

“没那么严重,我也就是做一名警察该做的事罢了。”曾静被武刚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陈兴此刻却是想到曾静下午同劫匪交涉时说的话,道,“曾静,我打算利用这次契机,先恢复你的副局长职务,之前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次有这么个名正言顺的理由,相信没人会反对。”

“陈兴,我下午那是为了和劫匪交涉才随机应变说的,可不是为了要官。”曾静着急的解释道。

“曾静,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不是为了要官,但作为你的朋友,眼看着你受委屈,没机会帮你也就把罢了,这次有了合适的机会,我怎么着也得为你争取最大的利益不是。”陈兴笑了起来,“想起下午那一幕,我这会后脑勺都还凉飕飕的。”

“当时确实鲁莽了点,没有考虑太多后果,只想着将劫匪抓住,现在想想,我也有点后怕,万一没有成功,害你受伤了,那我真的万死难辞其咎了。”曾静自责道。

“说这个干嘛,来来,吃饭,下午虚惊一场,又开会到这么晚,我可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陈兴笑着摆手,招呼武刚和曾静吃饭。

三人边吃边聊,很快,包厢里就传出了笑声,一起重大安全事件成功化解,陈兴的心情很是不错,主动邀请武刚和曾静喝酒,至于曾静的事情,陈兴心里自有一番计较,这次就算曾静不争,他也要为曾静争一番。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治病怎么样
东莞市东坑医院预约挂号
海口哪家治白癜风医院最好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桂林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