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历史

男神抽奖系统 第三百四十五章:医科大讲师

2020-01-14 19:27:34

男神抽奖系统 第三百四十五章:医科大讲师

大厅的一张沙发上,坐着几个男的,其中一个身形高大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此时正在皱着眉和身边两个男的小声聊着什么,他面上不带一丝笑容,神情不怒自威。

而叶梦蓉则坐着另一张沙发上,可能是因为父亲的神色有些不太好吧,神情有些不自然,却不见叶母,看来此时的叶母应该在厨房里做饭。

“爸爸你回来啦。”叶扶摇冲着那身形高大的男子叫了一声,江言注意观察了一下,父子俩眉宇间倒也有几分相像的。

“嗯。”叶父点了点头,他之前应该是在和另外两个男的说着什么,正准备继续说,突然看到叶扶摇身边的江言,先是一愣,继而有些恼怒的道:“怎么有个陌生人?他是谁?他是干什么的?”

江言观察叶父的坐姿以及说话方式,便断定他是位当官的,而且看样子官职还是不小,如今见他一出口就发怒,心想看来这叶扶摇的爸爸官威可是不小啊。

“爸爸,他叫江言,是我们华清学校今年医学系的新生,是妹妹的学弟,也算是我的朋友。”

叶扶摇这样的介绍,倒是让江言颇外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这哥们此前一直和自己不怎么对路子,可现在看样子,却似乎有点维护自己的意思了。

看来之前在路上的那一番话,已经被他给好好的消化了,他大概也知道对自己的言行举止有点过份了。

“什么朋友?你忘了我和你说的规矩了?只要是陌生人,一律不许带回家!”叶父恼怒的看了叶扶摇一眼:“你忘了我们是什么家庭了吗?是陌生人能随随便便进出的地方吗?再说你不知道爸爸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万一我们家的什么事走漏了一点风声,会影响有多么大吗?”

“知道了爸爸!”叶扶摇点了点头,回头有些歉意的看了江言一眼,小声道:“我爸爸就是这个脾气。”江言微微一笑,表示不会介意。

叶扶摇向江言表达歉意,倒是纳闷的看了父亲一眼,虽然父亲的确不喜欢陌生人来家里,不过以前自己也带过一些陌生的朋友来家里,那时父亲虽然有点不高兴,但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当面给脸色给人看啊。

“知道了还不送客!”叶父看也不看江言一眼,就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爸爸,江言是我的学弟,是我请来的客人,你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要赶人家走啊!”叶梦蓉站起来不依的道,江言可是自己特意请来的,而且还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要是就这样被爸爸给轰走了,那她对江言可是不好交待。

“蓉蓉,你不要胡闹了,叶叔叔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你们不是一般的家庭,一些人陌生人,的确是不适合出现在这里的。”

江言眯着眼打量着说话的这人,说话的这人一直坐在沙发上,是个长相还不错的青年,年龄顶多也就比叶梦蓉大那么几岁,戴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

“他叫林昊辰,京华医科大医学系最年轻的讲师,同时也是医科大附属医院的外科主任,我爸爸以前腿部动过手术,他是我爸爸的主治医生……他好像对我妹妹有点意思。”见江言盯着林昊辰,一边的叶扶摇小声介绍着道。

江言看着林昊辰点了点头,这么年轻就是医科大的讲师,还是外科主任,对于学医的人来说,这真的算是年轻有为了。

只是,江言倒有点意外的看了叶扶摇一眼,这林昊辰对叶梦蓉有意思,叶扶摇却和自己说干什么?

“这位小兄弟,不管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现在该是你走的时候了?我和叶叔叔等人还有重要的事商量,你一个外人不便在场的。”林昊辰见江言站立不动,微笑着道。

他虽然表面上是在笑,其实等于是在下逐客令了。江言眼神一凝,叶父作为叶家的主人,要赶自己走倒是无可厚非,只是这林昊辰充当什么角色?居然也下逐客令,还真把自己当作是叶家的人了啊。

其实江言一眼就看出林昊辰的心思,他既然对叶梦蓉有意思,而又见刚刚叶梦蓉出语坦护自己,肯定是把自己当作他的情敌了。而且他当着叶父的面像个主人一样赶自己走,叶父也没有表示他喧兵夺主的样子,看来他们之间关系不错。

不过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要赶自己,自己又不是他邀请来的,而且这里也不是他的家,自己凭什么要听他的?

见江言像没听到一样依然不动,林昊辰脸色变了,看了叶父一眼,见叶父一脸严肃,觉得可以为叶父代言了,便再次道:“我说这位小兄弟,你没听清楚吗?你该离开这里了!”

“林昊辰,这里是你家吗?你凭什么赶我的朋友走?”叶梦蓉厌恶的看了林昊辰一眼道。

“蓉蓉,你怎么可以和小林这么说话?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叶父的话,顿时令叶梦蓉委屈着一张脸却不敢再说话,看来叶父平时教育子女非常严厉,不像叶母,叶梦蓉兄妹俩可以在叶母面前恣意撒娇,在父亲面前却是不敢。

“怎么啦?吵什么呢?我在厨房都能感觉到你们不和谐的气氛了!”此时,听到厅内的吵闹声,叶母闻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看到江言,叶母顿时笑道:“咦,江言,你和摇摇回来啦,药买回来了没有?”

江言冲叶母摇了摇手中的熬制好的药,叶梦蓉却是跑到母亲身边,趁机诉苦道:“妈,江言和哥刚回来,爸却要赶江言走!”

“赶江言走?为什么啊老叶?”叶母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叶父,叶父则是冷哼了一声,他看起来心情并不怎么好:“我说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不分熟重?怎么随随便便一个陌生人就让他进家来?”

“陌生人?你是指江言?江言是摇摇和蓉蓉一个学校的,华清生,是他们的学弟,怎么就是陌生人了?”(未完待续。)

上海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苏州圣爱医院在线挂号
山东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湖南白癫风治疗方法
湛江妇科治疗费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