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高曉松姚明和剪指甲的人

2019-05-25 10:34:26

時期的弄潮兒不停變換,昨天是羅振宇,今天是papi醬,明天可能是個叫不出名字的00后,總會有人領一時之風騷,然后被或快或慢的忘記。

时代的敌人却从来都没有变过。他无处不在,无相无形。他就站在你的必经之路上,与你狭路相逢时,不但会像斯芬克斯那样引发你对人生、命运、时间——过去、现在、未来3姐妹——的诸般疑窦,如果你试图挑战他,他会毫不犹豫,伸出一根小指头,将你打倒在地。

但这样的事情很少发生,99.99%的情况是——人们闭上眼睛,假装这个永恒的敌人并不存在。一旦你闭上眼睛,他会马上像好基友一样,把胳膊搭在你肩上。

前两天我看到一篇文章,名为《这一代人的可爱与可憎》,李皖在文中这样评论以高晓松为代表的那代人:

“可憎的,是‘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样的花言巧语。过分蔑视眼前,将现实问题污名化,其实是不承担的逃脱。求知欲和远观使过了劲儿,任何现实都可以不看,照样过得了诗意生活,只需将眼光转向远方。这一代人天造地设的养成,有这个危险和危机:将一切苟且苟且,将一切苟且用抽离现实的方式远隔。

已是如此苟且,还要显摆优越。这个太坏。”

李皖批评得没错,高晓松这样的知识分子已经失去了批判现实的动力,他们的生活不在这里,而在别处,普通人两脚生根,高晓松早已肋生双翼。中国不再是命运攸关之地,而是堆满了金钱的宝山。自由的实现,在某种程度上,是和抛弃同时产生的。

但是,苛责他们仿佛一样失之轻浮。自由本身没有任何值得批评之处,通过个人奋斗取得的自由就更加令人向往,一名我尊重的媒体先辈告诉我:“在中国,要想出头只有靠个人奋斗。”况且,高晓松们虽然阔别了现实,至少还保存着焦虑。焦虑,就像是游子随身带着的一抔故国的泥土,是他们与现实之间的风筝线。《奇葩说》第一季海选时,面对一位为毕业后该去哪家公司苦恼的清华高才生,高晓松勃然大怒,他摇着扇子直斥对方:我对你太失望了,名校生应当以天下为己任,而不是整天求田问舍!

这再明显不过的表达出高晓松对现实的关心,只不过,和我们一样,他自己闭上了眼睛,却指望别人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之前写过一篇对李宗盛吹毛求疵的文章,指责他已经实现了自由,却还是在勤奋的制造《山丘》那样灌给中老年男人的廉价鸡汤。人生到了李宗盛那个阶段,想必已经和永久之敌照过面了。作为一个听他歌长大的男人,一个曾把他视作心灵倾诉对象的歌迷,我希望听到他描写和时代敌人遭遇的情形,那必然的失败如何到来,那构成了命运底色的痛苦如何笼罩星空——这未必是他的,但我希望是,因为我觉得这意味着一种光荣。

唐代诗人陈子昂描述过这种感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当与时期之敌猝然相遇时,痛哭再自然不过了,哭声像是一种宣言:我看见你了,我没有闭上眼睛,我将凝视你。哭声远比个人短暂的生命更有穿透力。除了陈子昂的怆然之涕,还有3段哭声响彻于中国历史:荆轲与高渐离、狗屠的燕市之哭,孟姜女的倾倒长城之哭,以及阮籍的穷途之哭。哭意味着苏醒,意味着睁开眼睛,面对永久之敌。这四段哭声,比任何语言、文字、影象都更能传达命运的真相和生命的本质,那就是失败和痛苦。

并非没有克服时代之敌的方法。《射雕英雄传》里,黄裳隐居数十年,终究神功大成,没想到已经有一种力量将他的仇人整理了,这种莫能御之的力量,名叫时间。时间终究会缓慢的瓦解时期之敌,虽然后者会转世投胎。

但问题是,这方法对个人毫无意义,个人数十上百年的生命长度,仅够剪掉永恒之敌的一片手指甲。

期望个人把数十年时间花在剪掉一片手指甲上,那不叫高尚,而是酷刑。每个人都想赚取财富,实现自由,享受生活,想躺在海边的沙滩上,沐浴在阳光之中,和美人们厮混在一起。这样的寻求应当获得尊重。

但是,如果一个人一生中从没睁开眼睛,不敢体验失败,从未在某个瞬间尝试过“剪指甲”,那这样的人生就再明白无误的诠释了上文中提到的两个字:苟且。

所以,我有一个很不好的爱好:喜欢看到他人的“失败”,如果这失败发生在名人身上,就更值得研究。成功和失败相比,显得短暂和偶然。在一个总体失败的时期,成功很容易滑向耻辱。比如高晓松,他在恒大、阿里的经历,我觉得就不如他在狱中那半年更有价值。

最近,姚明也遭遇了一次失败。作为CBA上海大鲨鱼俱乐部老板,姚明联合18家俱乐部,组成中职联公司,试图掌控行将组建的CBA公司的主导权。这当然触动了中国篮协的利益,因此,姚明的诉求理所当然被篮协毫无通融余地的拒绝了。

以姚明的精明,不可能不知道这是场必定失败的谈判,但他仍然去谈了。我不想分析其中的利益算计,我想指出的是,至少在和篮协官员关在会议室的那两个小时中,姚明是个“剪指甲”的人。

人生最大的失败,应该是死亡。凯撒说过1句成功流的名言,令人印象深入:“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不过与之相比,我更喜欢《圣经》中那句,我觉得它应该刻在失败者墓碑上: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守住了。”

诚招2名,实习生2名

要求对金融、泛娱乐领域产业报道有技能、有态度、有热忱。

五险一金、十三薪、带薪年假妥妥的。

简历投递至邮箱✉flower_st@

花儿街参考 自媒体联盟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下面的二维码,并于正文前显著处注明来源、公众号ID(zaraghost)、作者,否则侵权必究。

本文作者:花儿街参考(本日头条)Tags:篮球 高晓松 姚明

EXO灿烈上节目变老师搭学生肩摆造型暑期档接近尾声哪匹电影黑马跑赢了电影狗十三剧情细思极恐狗十三为何被禁

户外广告的新形式(组图)
新购汽车使用需注意事项
深港设计双年展开幕 力嘉亮相“设计×制造业”配对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