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解密

澳大利亚提前大选交锋经济问题

2019-07-02 14:28:21

澳大利亚提前大选交锋经济问题

再过一个多月,曾经在党内斗争中成功将吉拉德拉下马的澳大利亚现任总理陆克文将迎来真正的挑战。

当地时间4日下午,陆克文拜访了澳大利亚周传雄公司发律师声明斥不良企业侵权总督昆廷布赖斯,请求后者解散国会,并正式确定9月7日为今年的联邦大选日。

这一日期尽管比吉拉德此前在位时宣布的时间早了一个星期,但也由此终结了外界数周重排本赛季NBA5大小前锋詹姆斯勉强跻身前五榜首实至名归来对于大选最终时间的各种猜测。在当日下午发布的正式官方声明中,陆克文形容澳大利亚是一个极其伟大的国家,并表示,澳大利亚人民决定自己国家未来的时刻即将到来。

不过,就在选举日期最终确定时,也有声音表示质疑,鉴于今年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将在9月5~6日于莫斯科举行,这就意味着陆克文将铁定缺席此次峰会。而澳大利亚又是明年G20峰会的主办国。

此外,有分析认为,对于这场即将到来的选战,不论是现任总理陆克文,还是反对党联盟党的领导人阿伯特,谁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对工党来说,执政期间的一系列失误不仅引发民众不满,也削弱了工党在选战中的优势。而反对党这边,缺乏执政经验则是最大的诟病。不过,对于两党而言,在严峻的经济形势中,如何重振澳洲经济将是一道极富挑战的难题。

志在一搏

陆克文在随后发给支持者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称,澳大利亚人民现在面临选择,但相信这不会是一件困难的事。他在邮件中表示,尽管联邦工党与反对党的选战将非常激烈,但前景是光明的。

陆克文还呼吁澳大利亚民众在仅剩下5周不到的时间内谨慎抉择,同时,也提醒民众警惕提防以阿伯特为领导的反对派在近期发动的攻势。而反对派领导人阿伯特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感谢陆克文在选战期间还提醒选民慎重考虑反对派的存在。

在阿伯特看来,陆克文领导下的政府一无是处,如果继续当选,工党的内讧还将加剧。如果我们上台,那么政府支出将得到有效控制,同时澳大利亚也不再是那些欲借偷渡寻求政治庇护之人的天堂。阿伯特说道。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政治分析师尼克伊科诺莫(Nick Economou)认为,民调并没有给予陆克文足够多的优势使其领导的工党能在大选中一路领先,尤其是澳大利亚主要城市周边地区的选民还在观望中。

在我看来,陆克文再度将大选日期提前,是冒险之举。尚不清楚,工党传递的信息能否赢得大城市周边宁静选民的支持。伊科诺莫对媒体表示,陆克文不见得能笑到最后。也有分析认为,陆克文此举旨在借助个人魅力乘胜追击,以此确保工党能在紧要关头击败反对派。

不过,越到关键时刻,民调的走势也越引人关注。7月最新的民调显示,陆克文所在的工党支持率为48%,依旧落后反对派4个百分点。就连陆克文本人也坦言,如果当下立刻进行大选,或许总理宝座将拱手让位于反对派。

目前,陆克文所在的工党在议会占有71个议席,反对党占72个,绿党1个,还有6个独立的中立议席。鉴于陆克文与阿伯特之间的支持率难分伯仲,这就意味着,近在眼前的这场选举对双方而言注定是一次残酷的考验。届时,若没有一个政党能斩获75票的多数,那么悬空议会将在议会内部再度出现。而悬空议会的产生则意味着,如何顺利组阁又将是对胜选一方的新一轮的考验。

经济交锋

尽管陆克文在6月底的党内斗争中将吉拉德赶下台,但摆在其面前的则是如何在当前的经济转型期,带领澳大利亚寻找到新的发展模式。

上周五最新发布的预算显示,随着资源繁荣期的终结,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速正在逐步放缓,由此伴生的则是国内失业率高企。其中,制造业成为了国内的裁员大户。

陆克文本人也在7月中旬发表的《转型中的澳大利亚经济》演讲中表示,随着中国资源热潮的终结,2013年将是澳大利亚经济与贸易发展告别此前模式的分水岭。陆克文也直言不讳地指出,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正处于十字路口。因此,经济领域是工党与反对派之间不可避免的交锋之地。

在重新出任澳总理后,陆克文快马加鞭,出台了一系列经济政策。比如,陆克文高调宣布从明年7月1日开始实行浮动碳税价格,以降低选民的税赋负担;将所有向澳大利亚偷渡的船民送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安置,以平息前政府在船民问题上面临的财政和舆论压力;上周末,陆克文又公布了新的经济政策,勾画振兴澳经济的蓝图。

就在陆克文完成大选前的最后布局时,反对派领袖阿伯特也不甘示弱。在吉拉德时期争议颇多的碳税面前,阿伯特则承诺,若获胜将废弃针对煤炭和铁矿石采矿利润征收30%的税收政策,并取消每吨24.15澳元的碳税。而在对待偷渡的船民方面,与陆克文的柔性政策相比,阿伯特则誓言将坚决打击,禁止印尼等周边国家船民通过偷渡进入澳大利亚境内。

就在各方为澳大利亚经济勾画最新蓝图时,澳大利亚安保集团AMP投资资本部主管奥利弗(Shane Oliver)则表达了些许乐观,认为短期内澳经济将难显波动,因为澳国内法律规定选举期间严格控制政府支出。至于工党与反对派在经济领域的交锋,在奥利弗看来,反对派亲商业的姿态或许更为有助于恢复外界对于澳大利亚的商业信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