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野史趣闻

【江南】点茶(微小说)

2019-10-11 13:27:22

“萧先生,你这也未免太过分了吧,茶艺,本来就应该是高雅的艺术,可是,你为什么要让我像一个叫花子一样,去向人家讨茶呢?你知道吗?他们都当我是疯子呢,给我一些茶叶末子,有的还倒给我一些喝剩下的茶根儿,你这不是故意在羞辱我吗?”张矣名一屁股坐在地上,气鼓鼓地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若不是因为我妈要我来找你,我也不乐意来啊,你这是想要故意将我赶走吧?”

萧盐淡淡一笑道:“怎么,这点苦都吃不起吗?”他故意扯开了话题道:“你妈叫你来我这里,是干吗的?”

“干吗?学点茶啊?”张矣名不解地说道。

“那,你知道什么叫做点茶吗?”萧盐还是不动声色地说着。

“我知道啊,《茶经增补》里就说了什么叫做点茶。所谓点茶,也就是分茶,它始于宋,又叫茶百戏、汤戏、茶戏、水丹青。北宋陶谷《清异录》云:‘近世有下汤运匕,别施妙诀,使汤放水脉成象者,禽兽虫鱼花属,纤巧如画,但须臾就散灭,此茶之变也。’《问俗》记述了点茶的各种技法,如:‘搅’指搅出汤花形象,因为能与汤面直接接触,较易掌握。‘注’则是茶匠通神之艺,以单手提壶,将沸水直接注入放入茶末的盏中,立成万象。”张矣名喋喋不休地说着,好像很了解一样。

萧盐点点头道:“嗯,很好,既然你是来学点茶的,那么,你就看好了。”说到这里,就看见萧盐一手提着茶壶,一手托着几只装好茶叶的盖碗,于席间随手一挥,荷叶状的茶托便如花瓣状撒在张矣名的面前,紧接着茶碗稳稳当当地叠放在茶托上,然后,他一提茶壶,滚烫的开水从壶嘴中洒出,如长虹贯日般,未等张矣名回过神来,茶盖已全部盖好了。

随后他又顺手拿起一只空碗,注入茶水,水面涌起的泡沫呈现出荷花的形状,须臾就散去了。

“这就叫点茶。”萧盐淡淡地说:“都看清楚了吗?看清楚了,就走吧。”

张矣名顿时惊呆了,他的确知道萧盐会点茶,而且是中国现存为数不多、掰着手指头能够数得过来的点茶大师,但是,他却不知道,原来这点茶,竟然会如此神奇。

“这?这怎么和杂耍一样啊,这要我如何才能够学得出来呢?”张矣名呆呆地说道:“萧先生,这,有什么秘诀吗?你,你刚刚究竟是怎么做的啊?”

萧盐淡淡一笑道:“你,看到过门口那个卖酥麻饼的吗?”

张矣名想不到萧盐怎么会扯到酥麻饼上了,愣愣地说道:“酥麻饼?怎么了?”

萧盐道:“十几个酥麻饼放在一张簸箩上,铺上芝麻,靠着抖动簸箩,让酥麻饼均匀地粘上芝麻,那做饼的师父,想要酥麻饼翻身,它就翻身,想要它聚拢,它就聚拢,从一个簸箩上筛到另一个簸箩上,只要轻轻一抖就可以了,而且,酥麻饼和芝麻绝对不会从簸箩里掉出来。你说,这神奇吗?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张矣名摇摇头,他真的不明白萧盐这话是什么意思。

“其实,说难也不难,他每天都要做上百个酥麻饼,一周就是上千个,一个月,一年……你说,他是如何练出来的啊?”

张矣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是这个意思吗?”

萧盐淡淡地点头道:“你现在看我是个茶艺大师,好像很风光的样子,但是,你知道我小时候是干吗的吗?”

张矣名摇摇头,萧盐的过去,是一个传说,有很多版本的故事,他都不知道该相信哪一种说法。

萧盐倒是一点都不避讳,淡淡地说道:“我想,你应该听说过的,对吗?我其实是一个叫花子,每天讨人家的残羹剩饭过活,但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发现了茶的美妙,所以,我便开始在这方面下死功夫。可是,我没钱,学习茶道,总要有茶吧,我的茶,都是要饭,要来的。”

张矣名听到这里心念一动:“萧先生,难道,你要我……就是……”

“你觉得品茶是高尚的事情,如果低声下气去讨要,就会变得卑贱了,可是,其实不然,只有来之不易的东西,我们才会珍惜,所以,那个时候,我每次讨来茶,总是很仔细地品尝,有些茶已经没有了茶味,有的都放馊了,但是,我不在乎。品尝百家茶味之后,我发现,对于各种各样的茶叶我都只要尝一下就能说出名字。”萧盐说到这里又淡淡一笑道:“矣名,你还不明白吗?只有卑微过的人才能懂得什么是真正的高尚,正如一个人只有弯下腰,才能知道直起腰杆的感觉。”

张矣名听到这里,心猛地一动,点头道:“萧先生,我,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放心,你当年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也一定会做到的。”他说着就转身向着门口走去,脚步坚毅。

张矣名走后,里屋走出了一个女子,对着萧盐笑道:“你这么骗你的徒弟,有意思吗?”

萧盐哈哈大笑道:“他自己愿意入彀的,与我何干?不过,既然是一个好苗子,我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了。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我相信,你的儿子,真的明白了我的意思。”

“这倒是一段好公案。”女子捧起茶碗,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笑道:“也是一宗解化,本无家,任飘泊到天涯!”

共 18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张矣名一个有天赋、有傲气、做事又急于求成的青年,奉母命跟随萧盐学点茶,萧盐却让张矣名去讨茶,张矣名不解,质问萧盐,萧盐先以精湛的技艺让张矣名惊呆,后假说自己的经历,教化张矣名:只有卑微过的人才能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高尚,只有弯下腰才能知道直起腰杆的感觉,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虽然所述并非都真,但那假也是善意的谎言。对于张矣名的教育,难得萧盐给出了一个因材施教的好公案,更难得张母献出了一颗明事理的爱子心。反观现实中的教育,在“一切为了孩子”的呼声中,有几个教师敢让孩子吃点苦头的?有几个家长能支持教师工作,忍心看着孩子吃苦受委屈的?致使多少孩子都成了温室之花,经不得风吹雨打。张母出场最少,但却是此公案中最关键的一个人物。小说引领我们思考:对于一个好苗子,如何去教育?如何去爱?有非常深刻的现实意义。语言生动,人物丰满,内涵深邃。推荐阅读!【编辑:健康是福】

天津治疗男科费用
亳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荆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天津治疗男科医院
亳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