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张闻天与毛泽东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恶化的

2019-05-17 06:20:21

本文原载于《炎黄春秋》2009年第3期,原题为“杨尚昆1986年谈张闻天与毛泽东”

杨尚昆同张闻天有着将近40年的友谊,称得上是知己的战友。2007年为纪念杨尚昆诞辰100周年,我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一位同志打来电话,说要带电视台人来采访我,约谈关于杨尚昆同张闻天的交往,因而从有关材料中找出了一份1986年杨尚昆的一次谈话记录。这次未曾公开发表的谈话,是他当时应我们张闻天选集传记组的请求进行的一次谈话,时间是1986年8月30日,地点是北京三座门他办公的会议室。这次谈话由于有张闻天的夫人,同时也是杨尚昆的老战友刘英参加,共同的经历,共同的体验,杨尚昆谈兴一直未减,话题虽然离不开张闻天,然而实际涉及到党史上一系列[注: 一系列 拼音: 解释: 1.犹言一连串。-yixilie]重大事件。而这次谈话目前留下的就是这份密密层层的录音记录稿。如今距离那次谈话已经20多年,杨刘二老均已辞世仙去,参加这次谈话的编辑组的同志也只剩下两人,我和编辑组前组长萧扬。为了不让这次难得的谈话湮没,便根据这份录音记录整理成文。

上海时期的张闻天  我和闻天两个人是四中全会后一起从莫斯科回来的。他一回来就到宣传部去了。闻天那时的思想也都还是受莫斯科训练的那一套,和王明差不多。我知道当时许多文件都是他起草的。因此在上海这一段从他思想来讲都还是教条的。不过闻天在苏联确切算是学得最好的一个,最好的一个是他。wwW.lsqn.CN一个是王稼祥。博古和我差不多,现炒现卖。博古人很聪明,有捷才,善辩。而闻天是接触了实际以后才觉得王明这套不行的。

四中全会王明是反立三线路上台的,但四中全会后所实行的实际同立3路线差不多,不同的是取消了全国暴动计划,取消了行动委员会。那时甚至闻天也都还没有认识农村包围城市这条道路,搞的都还是以城市为中心这一套,那就是靠罢工、示威,搞“飞行集会”。那时南京路上有个先施公司,我们的人就去那儿先放个鞭炮,然后几个人高呼口号,于是行人便围了上来。这时候警察就跑来抓人,这样每次我们都要被抓走一些人。工厂罢工说起来就是起哄,一个工头打了人,就一个车间马上停下来。工会也是共产党的。这样一闹巡捕就来抓人。工厂的基础垮了。恢复一段后,手就又痒了。就这么恶性循环。

面对这种情况闻天就有些感觉,觉得这种办法不行。特别是1932年他出席江苏省委会议的一次讲话,他的这类思想表现得最明显。那时没有上海市委,江苏省委就是上海市委,我当时是省委宣传部长。固然,他当时思想还没有后来那么彻底。他讲得多的还是从工作没有搞好这个角度说的,总是说没有准备好啦,太仓促啦。但觉得这样弄不是个办法,这一点是提出来了。认为这样弄下去没有什么意思。

淞沪抗战起来时,上海有十三家日本纱厂同时举行罢工,也是弄得轰轰烈烈的。由于那些工厂都开在闸北,闸北被日本人1占领,工人们就都跑到租界上来了。工人们都有爱国心,于是就组织一个罢工委员会,为了保持工人生活,就靠“民反”(全称为“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1笔者注)在社会上募捐开粥场。每天每一个工人可以领两餐稀饭。有一天宋庆龄[注: 宋庆龄(1893年1月27日-1981年5月29日),是已故中国革命家及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的第二任妻子。自中山先生过世后,]通过人向我们表示要捐两千元,那时两千元可不简单,是光洋呵。但这时凯丰就主张不接受,我就主张接受。凯丰那时在团中央,我在江苏省委宣传科。我就去跟闻天商量,闻天也主张接受。这样才把这两千元接受了下来,那时我们还办了张报纸,三天出一期。这件事我们还登报公然表示感谢。当时为何有人不接受,就是说宋是第三党。那时有个公式,说第三种势力即中间派,他的欺骗性更大,比国民党还要坏。这是套的斯大林对社会民主党那个公式。所以总的说来闻天这一段并没有完全脱离教条主义,但是实际工作使得他觉得有许多问题需要考虑。

所以他那时自己的思想活动同他文字上写出来的东西,已开始发生距离。他这时有几篇文章已经可以看出有点想要纠正一些“左”的东西,但是那个思想其实不完全。

中央苏区时期的张闻天、博古和毛泽东  闻天到中央苏区大约比我早十天。我到了中央苏区时他正在做报告。我1去就先向小超(邓颖超)报到,她当时是中央秘书长。报到后她就安排我住处,我一看那个房里还有张床,她告诉我说那是张闻天的。闻天回来一见面就说,你到啦!好好。并说,我那时(指在上海时)跟你说了句再见,就是指的在这里见呀。那段时期我跟他住一起,在那间房子里差不多同住了几个月。在中央苏区,起初闻天还是宣传部长,我那时是宣传部干事。后来派我去办党校(名字叫共产主义大学)时,闻天是校长,我是副校长,不过实际他没有管。

编辑组同志问:张闻天本人在1943年《检讨笔记》中,曾经检讨初到苏区时所犯的反“罗明线路”错误,但申明自己当时主观上并未想到为了想要反对毛泽东,而且指出直接领导反“邓毛谢古小组织”的是罗迈(李维汉)。对此应该如何看? 反“罗明线路”时我已经到了瑞金。这一段斗争我知道是博古发动的,策划这件事我估计也是博古。那个时候博古叫总书记。为什么说是博古起这样的作用呢?由于斗罗明时我还在瑞金,起初罗明表现很硬的,其实不承认毛病。那时我同博古都住在一个楼上,博古是同陈云他们两个住隔壁。看到罗明不承认毛病,博古就有点慌了。因为他已把这个斗争发动起来了,他不成功那他不就垮台了嘛!因而就找了很多人同罗明去说,去劝罗明,说你一定要服从大局,不要这个样子。后来罗明就承认了,承认是他的毛病。固然后来整人这个事是罗迈(李维汉),斗邓毛谢古时我已不在瑞金,但我知道罗迈一去苏区就组织了一个组织局,组织局书记就是李维汉,可以说罗迈掌握了生杀大权。所以我估计这件事策划是博古,具体到整人是李维汉。至于文章嘛是闻天写的,他那时思想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固然那时他也只能那样写。

精囊炎怎样治疗最好
泉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牛皮癣患者错误的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