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北京古城保护之殇文物保护让位于经济利益2

2019-05-17 18:44:36

4月18日下午,正在龙绵会馆做记录的刘征对时期周报记者说,龙绵会馆是当年四川龙安府(今平武)和绵州(今绵阳)人合办的会馆。光绪十六年(1890年)九月十五日,安县人、詹事府右赞善李岷琛(字少东,后累官至湖北布政使、湖广总督)集龙安、绵州两地在京官员的1900两银子,购买了黄家所有的粉房琉璃街北头路西门牌第十一号的房屋,开启了会馆的历史。

5年后,众人公推龙、绵在京官员中最有影响的人物,时任内阁中书的绵竹人杨锐(戊戌六君子之一)管理会馆。此时,正值“公车上书”期间,1898年9月21日,杨锐和其他五人因“戊戌政变”牺牲在菜市口。

但是,龙绵会馆的大门旁也被白油漆刷上了刺眼的“拆”字。“事实上,龙绵会馆里里外外已被拆得十分惨烈,此地已并非原状。”曾一智说。

据时期周报记者多日访问发现,难逃拆迁命运的,几乎包括了大吉片地区所有的会馆和故居(康有为故居除外),其中包括陈独秀、李大钊创办《每周评论》的泾县会馆(已撤除)、清朝国宾馆华严庵(会同四译馆)(已撤除后异地复建),和曾国藩、刘连荣、白云鹏、高庆奎等人的故居和宅邸。

那些各地士人来京会考、述职、活动的场所,那些见证了公车上书、戊戌变法等中国近代史上重大事件的老建筑们,消失在工人们的大铁锤下,化作烟雾与碎石。

文物保护乱象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中,有关“大吉片”会馆区“保”“拆”之争,一直没有停息。

2005年1月,国务院实际上批复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下称《总体规划》),其中规定:“重点保护旧城,坚持对旧城的整体保护”,“停止大拆大建”。

但是,新会会馆以西,金中都故城之内,在文物的“废墟”中拔地而起的“中信城”,自2008年底一期开盘以来,房价已从每平方米16800元升至4万元,据依然留守在“大吉片”的老人们向时期周报记者介绍,现在的情况是,“房价已经达到了5六万元/平米,并且拿号还要先交30万。”

这致使在不久前,北京媒体表露大吉片的整体拆迁已殃及新会会馆后,大吉片的保、拆之争又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4月6日,北京市西城区政府新闻办公室称,新会会馆将原址保存。并针对关于“粉房社区30余会馆未入文保范围”的报导作出解释:根据文物普查,该地区除新会会馆等少数会馆外,大部分不具有文物保护的价值。

但令人疑惑的是,早在2004年11月,北京新修订的《总体规划》公示中,大吉片被列入最新一批历史文化保护区。可在次年1月经国务院批复的《总体规划》最后文本中,大吉片从保护名单中消失。

因此,2005年5月19日,大吉片危改项目开始了一期的拆迁、拆除、评估工作。尔后,全国政协委员李燕上书北京有关部门,认为大吉片危改不符合《总体规划》的有关规定和国务院的批复精神。尔后,参与保护大吉片的群众和专家逐步增多。

但这并没有阻碍“中信城”的开发,古老的街区逐步成为废墟。

一切让位经济利益

在“中信城”的项目简介中有这么一些话:中信城拥有800年皇家地脉文化。项目所在地古称“宣南坊”,其繁荣史可直通北京发展史。许多名人曾在此长居,最先进的文化在此碰撞……

但在这1文化开始碰撞前,中信城已开始遇到了拆迁问题。据大吉片留守居民向时期周报记者介绍,最初,大吉片的补偿依据是2

001.87号令、2003.777号、2001.109号、2001.1234号等文件规定,按北京市三极低价区4500元/建筑平方米补偿,自建面积不算不给补偿。

对此,大吉片的刘大爷向时期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二环内的地价动辄数万,但当时生活在大吉片的老百姓都是经济环境不好的,在大杂院里的居住面积大多都是10几平方米,“就算他们每个方赔偿十万,一百多万在二环里根本买不到房子,我们年纪大了,不想搬到四环外面去,所以现在就只能在这里耗着。”

对此,位于米市胡同的拆迁办公室一位刘姓负责人向时期周报记者表示,“拆迁工作已经停了,具体的问中信。”但是,截至记者发稿前,仍未见到中信方面有任何回应。

据年初的《观点地产网》报导,中信城方面已将B、C、D地块的使用权以40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金融街置地有限公司,“双方已就此在2010年12月31日签订《合同意向书》。”

又有资料显示,金融街的控股股东为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其实际控股为北京西城区国资委。而早在2010年7月,北京宣武区已正式并入西城区,北京·中信城项目也因此由原来的宣武区划归为西城区。

在同一时期的《21世纪经济报道》署名为《中信城“内购门”调查》的报导中称:“中信地产的普通员工是拿不到房号的,能拿到房号的人都是有关系或者是有门路的人。另外,他还泄漏说,3期(中信城)的一部分房源已被团购给西城区政府,通过正常的排队,难以买到房子。”

而对内部低价团购,中信地产的回应是,中信城项目属于城市危改项目,必然要承担改造城市建设,促进区域发展的责任。

可大吉片的数十位街坊向时期周报记者称,关于拆迁赔偿的问题,没有人来和他们谈过,中信方面也没有计划在中信城内划拨回迁房给他们。

因此,关于这些留守人的未来和那些会馆的未来,谁也不知道。

而那位曾撰文弘扬宣南文化的原宣武区区长武高山,却以嘉宾身份出现在2005年5月19日的大吉危改项目的签约仪式上。当时,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孔丹就站在他身旁。

福州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如何治疗卵巢炎症?
牛皮癣治疗的管用药物有没有免费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