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我的魔法时代 284.杀人的秘密

2020-01-14 09:31:24

我的魔法时代 284.杀人的秘密

花费了三天半的时间,并且数量超过了六十位壮年野蛮人不分昼夜地搬运,才将整个酒窖里的金苹果酒运进地底岩洞之中。

在此期间,我先后一共开启了四次传送门,几乎每次都会榨干雷之种子的里最后一点雷元素魔法力。

空荡荡的酒窖里仅剩下最后一只橡木桶,我就坐在橡木桶上,双脚悬空并有节奏地用后脚跟提着桶壁,酒桶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我的手中把玩着那把‘时空碎裂者’战锤,另一把修罗战斧的刃尖深深的插进酒桶坚硬的橡木中,映着火把的光照,散发修罗战斧上散发出渗人的寒光。

我穿着一件纯黑色的魔法长袍,在长袍的袖口、帽檐、领口和下摆处用魔纹线绣着素雅的花纹,这件魔法长袍是特雷西在丰收节上送我的礼物,她认为越是朴素一下,越是简单一些的魔法长袍,才会越显得高贵。不过一件刺绣了魔纹的魔法长袍一般都很昂贵,大概这次特雷西得到了芬妮的资助,要不然她是根本没有办法买得起这样昂贵的魔法长袍的。

卡兰措和鲁卡两人分别站在我的左右,牛头人鲁卡的手里握着两把双刃战斧,眼睛瞪得如铜铃一样,死死盯着眼前的两位人类,他像铁塔一样魁梧的身躯,让对面的两个人生不起一点儿的反抗欲望。

兽人女战士卡兰措则是双手抱胸,抿着嘴一言不发站在我的身边,她略微有些走神,目光落在搬运酒桶的兽人的身上,看到兽人们席地而坐,将一些固定酒桶的橡树木架子拆成劈柴,聚成一堆儿,在酒窖里点起了篝火,她微微的皱了皱眉,似乎对那些劳作之后,就变得纪律松散的兽人战士很不满,她勾勾手,招呼过来一旁的一位兽人战士队长,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位兽人队长小跑到那群兽人中间,连连低声呵斥了他们,将它们赶回辛柳谷中。

……

两个壮年男子就站在我的对面,他们显得有些狼狈,身上还沾着一些尘土,显然被那些兽人们抓到的时候,受了一些苦头。

他们也算是想尽了数种躲藏的方法,数次被兽人战士发现,又数次成功逃掉。

其中有一次两个人分别躲在酒桶中,差点蒙混过关,逃进辛柳谷之中,可惜他们之前曾在军队中服兵役,自身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七级战士学徒的实力,在没有得到辛柳谷世界之树认可的情况之下,他们自身受到辛柳谷这个位面规则之力的排斥,一位兽人扛着酒桶迈进传送门的时候,酒桶忽然炸裂,里面的马夫汉克被传送门的反震之力弹出老远,再次消失在兽人们的视野之中。

我们的策略很简单实用,就是不管花费多大代价,也要将酒窖里的金苹果酒搬空,躲在酒桶之中的这两个人最终将会无处躲藏。

事实上,他们两个人最成功的一次,是在酒窖里的一处角落挖了一个大坑,将两只空酒桶放进大坑之中,并且在桶盖上铺了薄薄一层土,让自己躲进酒桶里,盖上了酒桶盖子,只留一个简单的通气孔,让他们躺在泥土里,也能正常的呼吸。挖出来的残土被他们分撒到酒窖的各处隐蔽的角落里,可惜最终也功亏于溃,原因是兽人战士踩在桶盖上,竟然发出敲鼓的‘咚咚’声。

正是这次,兽人战士们成功将他们抓住了,马夫汉克穿着一身朴素的亚麻布的衣服,上身有一件乳白色的翻毛羊皮马甲,头发乱得像是鸡窝,他身材高大挺拔,只看他强壮的胳膊和隆起的胸肌,就知道他有很强的爆发力。

他呲牙咧嘴的用手揉着受伤的肩膀,就站在我的对面,眯着眼睛认真的看着我。

另外一位很容易让人将他忽视掉的花匠,这时候身形越发的矮小了,他翻着两个黑豆一样的小眼睛,也在认真的打量着我。

汉克深深吸了一口气,问我:“是不是注定要死?”

“你们两个人里面,有没有人敢站出来,大声的说我没睡过齐默尔曼伯爵的女人?”我反问道,手里的‘时空碎裂者’战锤上面充斥着忽明忽暗的电弧,一丝丝雷光围在战锤上,顺着我的手指缝向外流淌。

汉克住口不语,

那位花匠的眼睛瞳孔一下子收缩成针尖一样细,他惊骇地看着我,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看到我手中电弧的一瞬间,身体就像失去所有力量了一样,变得十分萎靡。

我慢慢地点了点头,脸上挂起轻蔑的冷笑,对他们说:“我杀你们的理由,是你们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秘密,比如我的兽人扈从,或者是那个神秘的传送门。但是你们也有必死的理由,比如触犯了格林帝国的法律,**贵族,这罪名在‘帝国法典’上的处罚可不算轻!”

汉克说了一句近乎于绕口令一样的话语,他苦笑着问我:“如果我们假如没有必死的理由,是不是也不会知道你的这些秘密?”

这句话我能听懂,我毫不犹豫地对他说:“当然!如果你们没有必死的理由,我不会为了找出你们,而想方设法的清空整个酒窖,你们也不会知道有关于我的一些秘密,尽然不知道我的这些秘密,我也用不着亲手杀掉你们,把你们留给安,相信他会很高兴,可惜,现在我不能这样做,为了能保住我的秘密,我必须亲手杀死你们!”

我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卡兰措,心里想:也许不必亲手杀吧!

我一边示意卡兰措走过去,一边对两个人说:“当然,齐默尔曼家的那位继承人不想这里发生的一些事被传扬出去。而且你们也触犯了帝国的法律,就算是送到裁决所,最终也难逃一死。如果上了裁决所的话,也许一些秘密就会守不住的,所以我们并不打算那么做!为了能从酒窖里把你们找出来,我也是花费了很大力气的!”

“很抱歉,在临死之前,不能给你们提供一顿美味的晚餐!”我又带着歉意地对两个人说了一句。

说完,我将战锤也随意的放到木桶上,微微的闭起了眼睛,嘴里念着魔法咒语,一条条淡蓝色的魔法线条在我的指尖钻出来,停留在半空中,组成一幅繁杂的魔纹法阵,我想直接用‘冰墙术’将两个人冻成冰雕,最好直接冰封在其中,因窒息而死,这样至少还能对安说是误杀。

马夫汉克和园丁看到了我绘制魔纹法阵,马上意识到危险,脸色大变的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绝望。

一道水墙从天而降,他们躲避不及,从头上至脚下直接将他们两人结结实实的淋成了两只落汤鸡,两人随后被罩进了水墙之中,就在我喊‘凝’字之前,汉克和花匠竟然第一时间互相踹了对方一脚,两人迅速的从水墙中脱离出来,眼看着汉克和花匠分别向左右两侧翻滚开。

汉克身体灵活得如同一只巨大的长臂猿,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儿之后,直接扑向左侧的兽人战士,施展扑击的姿势,双手抓向那兽人战士的双眼,就在兽人战士侧身挥动手中利斧抵挡的时候,汉克在中途忽然变招,收回双手,硬生生地含胸弯腰,用肩膀直接顶在那兽人战士的胸口,将兽人战士顶翻在地。

看着汉克刚猛无涛,鲁卡端着两把双刃斧大步冲上去,想要直接一斧子将汉克剁成两半,卡兰措也是拎着手里的铁木杆儿的黑铁长矛,逼死了汉克的退路。

这时候,那位花匠的身体更灵活,他在地上来回滚动了几圈儿,避开了右侧兽人战士几次劈砍,身体居然开始慢慢的变淡,像是一团青雾,最后竟然速度奇快地向我扑过来,他的手中忽然多出来两把锋利的匕首,而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酒桶上,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人保护。

花匠孤注一掷的刺杀,灵活的避开了所有人的围堵。

花匠这时候看到我眼中的冷漠,心里稍稍有些犹豫,但是身体却没有因此而慢下来,一把匕首刺向我的胸口,另一只匕首则是当头扎下来。

看到我身边已经没有战士扈从能站出来阻拦,花匠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残忍的喜色。

他一直隐忍着,就是为了等着这一刻,而现在,他终于得逞了。

那种强烈的快感让他兴奋的想要仰天大喊……

可就在这时候,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一面冰盾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左手的匕首扎在冰盾上,瞬间冰盾碎裂,一股奇寒的气息包裹在他的手和匕首上,瞬间凝结出厚厚的一层白霜。

花匠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因为也许抓到我,他们才会有一线生机!

他右手中的匕首,依旧刺向我的胸前,可是第二面冰盾已经挡在他的面前,他的右手破开冰盾,也同样的挂满了冰霜,他被冻得浑身颤抖,但是依旧咬着牙尖刺向我刺来。

最后一面冰盾简直是直接拍在了花匠的脸上,在他双眼无神的看向天空的时候,第三面冰盾化成了在风中飘舞的风雪,散成无数碎片。他被第三面冰盾砸得身体向后猛仰,我坐在酒桶上,微微的向前欠身,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从嘴里吐出一个字。

‘凝!’

花匠瘦小的身体直接被我冻结成一座冰雕,他的身上甚至还燃烧着一层淡淡的冰焰,他身体微微向前倾斜,双手张牙舞爪地抓着两把匕首,看起来有些可笑。

而马夫汉克胸口被卡兰措的长矛刺穿,整个人都被卡兰措用长矛挑起来,他双手紧紧抓着长矛的木杆儿,瞪着一双死鱼眼睛冷冷地看着我,嘴角涌出了一股股的鲜血。

我冷然得抬头望着矛尖上的汉克,没有再说任何话。

指尖上的魔纹法阵重新凝聚出一面水墙,水墙从天空中落下,将马夫汉克包裹住的同时,我嘴里再次喊了一声:“凝!”

马夫汉克佝偻着身体被冻结在卡兰措的矛尖上,完全冰封在冰墙中。

他最后的一颗的那种眼神,还是十分依恋这个世界的,可惜最终的命运也不过是被长矛刺穿、挑起、然后冻结在冰块儿中。

将汉克与花匠两个人形冰雕放置在酒窖中心最显眼的位置。

……

“卡兰措!”我对卡兰措说道:“带着战士们,返回辛柳谷!”

卡兰措毫不犹豫地对我说道:“是!”

直至一只脚迈进传送门,兽人女战士卡兰措还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己那根插在地上的黑铁长矛。

“走吧,回头我把这根长矛帮你收好,下次帮你带到辛柳谷里去!”我对卡兰措安慰着说道。

卡兰措略微扭捏的看了我一眼,直接钻进传送门中。

地底洞穴靠近右侧石壁的地方堆满了巨大的橡木酒桶,从传送祭坛的位置一直向里面延伸几百米,这些酒桶像是石壁两侧的石墙一样整整齐齐的排列着,没想到整个酒窖里的金苹果酒居然会有这么多。

看到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位兽人守在这些橡树酒桶的前面,我有些愕然的看着洞穴里酒桶虽然摆放的非常整齐,但是其他物质却零零散散的随意堆在地上,这时候我想到:应该在传送法阵的周围建立一处物质中转站。

将想法讲给卡兰措听,卡兰措却皱着眉头对我说:“建立中转站的注意好虽好,但是想要在这地下洞穴建立据点儿,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时间,我们村落里的兽人们总共才一百人,根本没法发兼顾这么多事儿!”

站在卡兰措的耳边,详细的将我的那些奇妙设想讲给她听,她听完之后眼神连闪异彩。

我的主张就是将地下洞穴连带传送祭坛短短的这一段儿,前后两端用铁栅栏完全封死,只在一侧设立出口,这样就能够成为最简易的物质中转站……

不仅仅是这么多装满了金苹果酒的酒桶,将来也许还会有其他种类的大量物资,将被转移到辛柳谷中……

武汉民生医院姚行齐
邯郸市第二医院
湖南治疗盆腔炎费用
深圳妇科医院哪个专业
锦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