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丛头鞋子红三寸图

2019-05-17 21:52:16

绣鞋于古代女子,也算得一种华丽的时尚外衣,但谁能知道穿鞋者那颗青春渐逝而又脆弱无奈的心?

绣鞋又称“弓鞋”。由罗帛制成,上绣花,鞋底向上弯曲成弓形。有艳诗,写思情摧折下的小女儿情态:“泪眼盈盈对镜台,开帘忽见小姑来,低头转侧看弓鞋。强解绿蛾开笑面,频将红袖拭香腮,小心犹恐被人猜。”正是旧时女子借以遮掩内心相思波涛的道具。

白居易的新乐府《红线毯》保存了大唐王朝的1季时尚风:披香殿上的红线毯啊,花纹又松又软,毛茸茸的五色丝啊,气息又香又远,娇艳不可方物的美人啊,在毯上纵情踏歌舞蹈,绫罗袜和绣花鞋啊,翻卷在长长的绒毛里,使人眼花缭乱……如果再读一读和凝的《采桑子》,“蝤蛴领上诃梨子,绣带双垂……丛头鞋子红编细,裙窣金丝。”类似的诗词一再撞击我们的眼球,构成视觉挑逗,简直令人怀疑中国文人整天无所事事唯有肉麻意淫。

词中的丛头鞋子,即女子的鞋头突起一块,呈花丛状,挡住裙子以避免裹脚。吐鲁番曾出土一双唐代的高头锦履,鞋帮用变体宝相花锦,前端用红底花鸟纹锦,衬里用六色条纹花,鸟流云纹锦缝制,极其绚丽。

另有一种尖足鞋,俗称“三寸金莲”。听说始作俑者是“春花秋月何时了”的后主李煜,《南村辍耕录·卷10》引《道山新闻》,说李后主宫嫔窅娘,纤丽善舞。后主作六尺高的金莲台,极尽奢侈,叫窅娘用锦帛缠足、穿白袜子舞蹈,舞姿曼妙,时人纷纷效尤,引为潮流。我倒觉得窅娘缠脚是为了增进舞姿,像本日之芭蕾演员,并非以小脚为目的。

绣鞋在情爱走廊上曾充当重要的角色。《金瓶梅词话》中,宋蕙莲送给西门庆一只红绣鞋,被西门庆放在“暖房书箧内”,“和些拜帖子纸、排草、安息香,包在一处”。《醒世恒言》第一6卷《陆五汉硬留合色鞋》中,潘寿儿送给张荩一只合色鞋。《醒世姻缘传》第五十回,孙兰姬送给狄希陈的情物中,就有“一双穿过的红绸眠鞋”,这双鞋让狄希陈见了“甚是销魂”。只是,这样的情景已经恍惚,被现代的戾气所扼杀,谁还耐烦熬夜针针线线地女红?

所以每每看画幅上的古典淑女,不禁妄图坐上时光穿梭机,开一场古典派对:绣户微启,湘帘半卷。室内烛炬高照,伊人传杯递

盏,说说笑笑。吃过几巡酒,上过几道菜,一个便抱过琵琶来,一个吹笙,一个吹箫,一个拍板,另一个便顿开了珠喉唱道:清明寒食踏青游,生小娇怜未解愁……丛头鞋子红三寸,金线编成小凤尖……斗草归来香径里,裙花深处浣芹泥。

想像里,我就是那老式派对的主人,眼前尽是柔嫩夺目的三寸丛头红绣鞋,左旋右转,舞姿翩翩,端的时尚。她们唱一段,我赞一声:“好鲜艳的句子!是谁做的新诗?谱在这金貂换酒的曲子里,分外觉得婉转动人!”

扩散的白癜风如何治疗
牛皮癣怎样治疗比较好的
宣城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